×
日期
2019.10.21
天氣
28°C

【匯·圖輯】與鴉片之間故事的舞台,司打口

現在的司打口,眾所周知是一處以住宅為主的小社區,不過如果告訴你司打口過往大有來頭,竟與鴉片有重大淵源,又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專營鴉片的碼頭,你又會相信嗎?

事實上,從明朝起,澳門就有鴉片進口活動的記錄,而當時准許鴉片的落貨之地,正是唯一由澳葡政府管理,位於司打口前的小碼頭。往後澳門鴉片生意蒸蒸日上,鴉片碼頭甚至變為煙膏配製場及「大煙專賣局」,產品也分銷到世界各地,90年代初成為澳門當時重要的經濟活動。直至1946年,澳門全面禁止進口及吸食鴉片,司打口與鴉片的故事也從此寫上句號。後來司打口經過多次改頭換面才形成今天的局面,而那陣「鴉片味」卻不知不覺消失在人煙之中。

1
司打口原名柯邦迪前地,由於昔日是鴉片專營碼頭,鴉片洋商需要完稅後,貨品貼上印花才可以領回,所以有人認為「司打」即洋人所說「Stamp」的粵語譯音。另外有一種說法,由於收稅部門屬於財政範疇,葡文「Fazenda」(財政)正正跟「司打」粵音相若。至於「口」就是因為當時司打口還是一個埠頭,人稱「水口」。所以兩者結合就成為「司打口」了。

 

2
司打口與鴉片的故事要追溯到明朝,當時澳門稅關表中就記有「鴉片二斤值價銀條二個」的歷史事實,被稱為中國歷史上第一個專營鴉片的碼頭。而澳葡政府在埠頭兩岸興建貨倉存棧,簡稱「公棧」,鴉片經海路運到司打口「上水」入棧,煙商就從於紅窗門街的正門取貨運出。如要銷售到內地,鴉片則再由苦力用人力車運到南灣下船轉運。

 

3
由於後來鴉片進口量不斷增加,司打口和公棧變得雜亂無章,並進入飽和狀態,當時的澳督柯打就決定擴充及整治司打口。把埠頭完全填塞,在填地上建立新的煙稅碼頭即今大豐倉處。公棧也有所擴充變為,煙膏配製場及「大煙專賣局」,令鴉片成為澳門當時重要的經濟活動。而現時的同善堂第二診所正是當年的遺址,不少人還稱它為「鴉片屋」。

 

4
後來受到美國禁止鴉片的政策影響,加上澳葡終於察覺鴉片對市民的危害,1946年澳門全面禁止進口和吸食鴉片,司打口與鴉片的故事也從此寫上句號。往後司打口經多次改頭換面,曾經成為門庭若市的民用「大笪地」,亦做過「大世界遊樂場」,也曾經是街市,最終以住宅為主發展成今天的小社區。

 

5
現時司打口還剩有不少歷史建築,刻劃著各種時代更替的變化。

 

6
司打口除了廣場和「鴉片屋」外,另一標誌性地標一定非「澳門最佳西方新新酒店」莫屬。這座酒店原來是建於1920「鴉片年代」的木屋,後經改造成現在的新新酒店,是司打口最高的建築。近年酒店主打藝術元素,不但於內部有充滿藝術感的裝飾與空間,也大力推動「響朵街頭藝術節」,為司打口帶來眾多的塗鴉藝術。

 

7
新新酒店的外牆身過往就被多國知名的塗鴉藝術家用來創作。

 

8
塗鴉藝術也延伸到附近的各大街小巷,為本是平平無奇的小社區增添了更多的城市美。

 

9
試想每天在色彩豔麗的藝術品中經過,或許為你的生活增添多一份詩意。

 

10
受藝術氛圍影響,本屆澳門藝穗節的活動也來到了司打口。在內港9號碼頭上,仍然留有「打開天窗—天台藝術展」的展品。

 

11
司打口附近也是古色古香,在數步之隔的夜呣街除了有一座具百年歷史的拱形住宅建築,也有一間非常有名的古法手工炭燒杏仁餅店,最香餅家。

 

12
司打口也不乏懷舊味,一些小巷內仍有唯數不多的舊式餐室,也有一些傳統的蝦子麵店、涼茶店、攝影室等,令你能遇見昔日時光。

 

13
「打牙骹」是司打口最常見的活動,大家都忙著分享自己的故事,也尋找更多新的故事。只是在這片承載許多昔日故事的土地上,那陣「鴉片味」卻不知不覺消失在人煙之中。

 

<編輯/攝影:Charlito T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