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期
2019.11.12
天气
22°C

【汇·图辑】与鸦片之间故事的舞台,司打口

现在的司打口,众所周知是一处以住宅为主的小社区,不过如果告诉你司打口过往大有来头,竟与鸦片有重大渊源,又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专营鸦片的码头,你又会相信吗?

事实上,从明朝起,澳门就有鸦片进口活动的记录,而当时准许鸦片的落货之地,正是唯一由澳葡政府管理,位于司打口前的小码头。往后澳门鸦片生意蒸蒸日上,鸦片码头甚至变为烟膏配制场及「大烟专卖局」,产品也分销到世界各地,90年代初成为澳门当时重要的经济活动。直至1946年,澳门全面禁止进口及吸食鸦片,司打口与鸦片的故事也从此写上句号。后来司打口经过多次改头换面才形成今天的局面,而那阵「鸦片味」却不知不觉消失在人烟之中。

1
司打口原名柯邦迪前地,由于昔日是鸦片专营码头,鸦片洋商需要完税后,货品贴上印花才可以领回,所以有人认为「司打」即洋人所说「Stamp」的粤语译音。另外有一种说法,由于收税部门属于财政范畴,葡文「Fazenda」(财政)正正跟「司打」粤音相若。至于「口」就是因为当时司打口还是一个埠头,人称「水口」。所以两者结合就成为「司打口」了。

 

2
司打口与鸦片的故事要追溯到明朝,当时澳门税关表中就记有「鸦片二斤值价银条二个」的历史事实,被称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专营鸦片的码头。而澳葡政府在埠头两岸兴建货仓存栈,简称「公栈」,鸦片经海路运到司打口「上水」入栈,烟商就从于红窗门街的正门取货运出。如要销售到内地,鸦片则再由苦力用人力车运到南湾下船转运。

 

3
由于后来鸦片进口量不断增加,司打口和公栈变得杂乱无章,并进入饱和状态,当时的澳督柯打就决定扩充及整治司打口。把埠头完全填塞,在填地上建立新的烟税码头即今大丰仓处。公栈也有所扩充变为,烟膏配制场及「大烟专卖局」,令鸦片成为澳门当时重要的经济活动。而现时的同善堂第二诊所正是当年的遗址,不少人还称它为「鸦片屋」。

 

4
后来受到美国禁止鸦片的政策影响,加上澳葡终于察觉鸦片对市民的危害,1946年澳门全面禁止进口和吸食鸦片,司打口与鸦片的故事也从此写上句号。往后司打口经多次改头换面,曾经成为门庭若市的民用「大笪地」,亦做过「大世界游乐场」,也曾经是街市,最终以住宅为主发展成今天的小社区。

 

5
现时司打口还剩有不少历史建筑,刻划著各种时代更替的变化。

 

6
司打口除了广场和「鸦片屋」外,另一标志性地标一定非「澳门最佳西方新新酒店」莫属。这座酒店原来是建于1920「鸦片年代」的木屋,后经改造成现在的新新酒店,是司打口最高的建筑。近年酒店主打艺术元素,不但于内部有充满艺术感的装饰与空间,也大力推动「响朵街头艺术节」,为司打口带来众多的涂鸦艺术。

 

7
新新酒店的外墙身过往就被多国知名的涂鸦艺术家用来创作。

 

8
涂鸦艺术也延伸到附近的各大街小巷,为本是平平无奇的小社区增添了更多的城市美。

 

9
试想每天在色彩艳丽的艺术品中经过,或许为你的生活增添多一份诗意。

 

10
受艺术氛围影响,本届澳门艺穗节的活动也来到了司打口。在内港9号码头上,仍然留有「打开天窗—天台艺术展」的展品。

 

11
司打口附近也是古色古香,在数步之隔的夜呣街除了有一座具百年历史的拱形住宅建筑,也有一间非常有名的古法手工炭烧杏仁饼店,最香饼家。

 

12
司打口也不乏怀旧味,一些小巷内仍有唯数不多的旧式餐室,也有一些传统的虾子面店、凉茶店、摄影室等,令你能遇见昔日时光。

 

13
「打牙骹」是司打口最常见的活动,大家都忙着分享自己的故事,也寻找更多新的故事。只是在这片承载许多昔日故事的土地上,那阵「鸦片味」却不知不觉消失在人烟之中。

 

<编辑/摄影:Charlito T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