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期
2019.06.16
天氣
27°C

【不留後悔】我沒能向孔乙己和祥林嫂說的話

即使搬離魯鎮,但我至今也忘不了他們。
他——孔乙己,是一位好人;
她——祥林嫂,是一位好人;
正因為是好人,所以我才愧疚內疚,沒有向他們說出……

和孔乙己是在魯鎮咸亨酒店認識的,「溫兩碗酒,要一碟茴香豆。」當時他被店的人取笑,我還年輕,有點路見不平的少年氣,就出到十幾文,買一樣葷菜,招呼他進店面隔壁的房子裡,慢慢地坐喝。談著談著,我們越發投緣,他教了我不少東西,例如回字有4種寫法、爨字的筆順之類,雖然是沒什麼用的雜學知識,但至少,由他「君子固窮」的話語中,我知道,他是個善良的好人。

maxresdefault
<圖片來源:搜狐圖片>

有一回,鄰舍孩子聽得笑聲,也趕熱鬧,圍住了孔乙己。他便給他們茴香豆吃,一人一顆。孩子吃完豆,仍然不散,眼睛都望著碟子。孔乙己著了慌,伸開五指將碟子罩住,彎腰下去說道:「不多了,我已經不多了。」直起身又看一看豆,自己搖頭說:「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於是這一群孩子都在笑聲裡走散了。我遠遠看著這可愛的大男孩,不禁想作弄他一下,悄悄走到他背後,在耳邊細語:「傻瓜,我對你的感覺,卻是只多不少。」他嚇了一跳,轉過身來,原本的青白臉色也開始漲紅,小聲咕嘀些難懂的話例如什麼「與子成說」之類,讓我笑起來,我倆都充滿了幸福愉快的空氣。

那天,他一如以往,要了一碟下酒菜,買一碗酒,靠櫃外站著慢慢喝,我看他有點鬱悶的樣子,便也要了一碗酒,走過問道:「孔兄,因何事如此鬱卒啊?」

「在Facebook上開設了書法服務專頁,但都沒啥生意上門,再這樣下去,真的不知道怎辦耶……」

「你只開設了Facebook專頁嗎?」

「我想這樣就夠了吧?你看我的字,」他用指甲蘸了酒,在櫃上寫字,只見龍飛鳳舞,一對氣勢磅礡的對聯就完成了,「酒香不怕巷子深,我覺得總會有人欣賞的。」他眼中閃爍著自信,我就是喜歡他這讀書人的風骨,既然如此,這時再說什麼,就顯得不識相了,於是我偶爾再豪爽一下,買一樣葷菜,邀他一起喝,再鼓勵他一下。

8aabc608807046678adb83673cfd2d16
<圖片來源:搜狐圖片>

然而,在我出差一段時間回來後,聽到的,卻是「孔乙己還欠19個錢呢」,他好像很久也沒出現了;之後,當我再回到魯鎮,是他似乎以穿一件破夾襖,盤著兩腿,下面墊一個蒲包,用草繩在肩上掛住的模樣出現,之所以說是似乎,是因為我在外地工作,與他又錯過了。聽人家背地裡談論,他的書法服務不甚順利,生活逼人下,他偷到丁舉人家裡去,最後寫了服辯,後來是打,打了大半夜,再打折了腿。也許是基於最後一點點讀書人的尊嚴,他沒有再在我面前出現過。

我埋怨,為啥他不向我求助;我後悔,為啥當時沒向他說出……

 

於祥林嫂,我和她的相遇還滿奇怪的,你有無試過被人劈頭就問「一個人死了之後,究竟有沒有靈魂的?」我就試過了。

Indiana Public Media
<圖片來源:IPM>

在魯四老爺家打工的祥林嫂不是魯鎮人,不過她的故事,倒是在魯鎮人人皆知:「我真傻,真的,我單知道下雪的時候野獸在山坳裡沒有食吃,會到村裡來;我不知道春天也會有。我一清早起來就開了門,拿小籃盛了一籃豆,叫我們的阿毛坐在門檻上剝豆去。他是很聽話的,我的話句句聽;他出去了。我就在屋後劈柴,掏米,米下了鍋,要蒸豆。我叫阿毛,沒有應,出去口看,只見豆撒得一地,沒有我們的阿毛了。他是不到別家去玩的;各處去一問,果然沒有。我急了,央人出去尋。直到下半天,尋來尋去尋到山坳裡,看見刺柴上桂著一只他的小鞋。大家都說,糟了,怕是遭了狼了。再進去;他果然躺在草窠裡,肚裡的五臟已經都給吃空了,手上還緊緊的捏著那只小籃呢……」無他,皆因她將她的故事逢人就說,魯鎮的人已經咀嚼賞鑒慣了,早已成為渣滓。而她之前的故事,也不時能耳聞:成為寡婦後逃到魯四老爺家做女工,但被發現捉回去,婆婆將其賣給賀老六為妻,生下兒子阿毛,可惜賀老六又病亡……總之,她就是個不幸的女人。

雖然我答不上她的問題,但我至少努力小小的闖進了她心靈一下:「其實,究竟有沒有靈魂,我也說不清,但妳的魅力,卻能令我丟了靈魂。」只見她如年輕了30年、像少女一般,低頭想隱藏那浮起的一抹嫣紅,這就是我和祥林嫂的相遇。

阿里巴巴
<圖片來源:阿里巴巴>

之後,我和祥林嫂越發熟絡,慢慢地,也聽到了她為何淪至此的原因:「我已經到土地廟裡去捐一條門檻,當作自己的替身,給千人踏,萬人跨,贖了這一世的罪名,但卻完全沒人去踏去跨,於是,我的心就崩潰了……」說到這裡,我輕擁她入懷,她在我懷內哭得梨花帶雨。

在她平靜過後,我溫柔問她:「要人特地去踏跨門檻是有點困難啦,妳有做什麼宣傳嗎?」她以淚眼回望,想了一下,「我……我就開了一個Blog,叫『我和我的門檻』。」「就這樣?」「就這樣。」

正當我想開口之際,祥林嫂再喃喃自語:「我真傻,真的,我單知道下雪的時候野獸在山坳裡沒有食吃……」這大概是保持她內心平衡的一種儀式,我靜靜地聽她說完,但她最後說的,卻不是往常那句,而是「我想,如果上天覺得我是無罪的話,那麼只要聽天由命,就可以再見到阿毛吧……」我不禁將要說的話咽回去,因為如果此刻我再多言,豈不是像否定了她的信念嗎?現在我能做的,只是任由祥林嫂將頭靠在我肩上,而我,則輕拍她纖細的肩膀,讓她暫得一時平靜。

20190305110358
<圖片來源:搜狐網>

當我再次回到魯鎮,聽到祥林嫂的消息,卻是由魯四老爺像鍋底一樣黑臉,以不乾不淨的粗魯聲音說出「不早不遲,偏偏要在這時候——這就可見是一個謬種。」我連忙問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魯四老爺對我糾纏不清似乎相當不滿,只丟下三字:「離開了。」

「她在什麼時候離開的?」

「什麼時候?——昨天夜裡,或者就是今天罷。——我說不清。只聽說有人看到她往城外走,大概不會再回來這個傷心地吧。」

我的心突然緊縮,幾乎跳起來,臉上大約也變了色。

我懊悔,為啥我沒察覺到祥林嫂的內心已經崩潰;我後悔,為啥當時沒向她說出……

harborlifechurch.net
<圖片來源:harborlifechurch>

果那時我有能向孔乙己說,如果那時我有能向祥林嫂說,那可能,結局會有所不同。

我想向他們說,向匯澳傳媒Recap853購買廣告吧!

現在這個時代,以多平台行銷來提高平均的自然擴散率已是大勢所趨,而於匯澳傳媒Recap853購買廣告,正正是能令你廣受注目的最好、以及最實惠的方式(孔乙己和祥林嫂大概也能負擔得起)。不止於自家網站,更可於微信、Facebook及Instagram接觸更多受眾。

如果孔乙己有於匯澳傳媒Recap853購買廣告,他的書法可能廣受注目,繼而生意陸續有來;

如果祥林嫂有於匯澳傳媒Recap853購買廣告,她的門檻可能一夜成名,千人踏萬人跨,這樣她的心就能保持平衡,說不定憑藉話題,一躍而成KOL。

五更將近,太陽即將升起,我惆悵地點開匯澳傳媒Recap853的網頁,在廣告彈出的同時,一絲晨曦亦灑到我身上,感覺暖洋洋的,遙想兩位好人,我希望這陽光也能照亮他們的前路與未來,這亦是我衷心的小小祝福。

 

<文:李因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