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期
2019.05.20
天氣
28°C

現實與追求 王瑞麟:創作就是要摒除雜念

王瑞麟是一名美術教師,因此很多人稱他王Sir,而他亦是一名藝術創作者,擁有現代藝術碩士學位的王Sir近年創作風格更趨多元創新。最新的系列作品《轉生》,就揉合了版畫和裝置藝術。

都說搞藝術的人自有一番風骨,有屬於自己的堅持及傲氣,王Sir當然不例外,下面一起看看他的創作經歷。

1
為呈現最佳狀態,王Sir細緻地調整展品位置。

創作無分高低好壞

中庸一直是傳統「社會人」所遵循的圓滑處世之道,於是道家自然無為的灑脫就成了人人欽羨的追求,王Sir最新的作品中似乎兩者兼有,這是否代表他一種更高的追求?他對此有其獨特見解。

「以前的我可能是尖銳的,有活力的;現在這個階段更多了圓滑,同理心更強,不能一概而論哪個時期的作品更好,因為每個時期的創作,都代表那個時期的我,包括我的思想、我的體會、我的理解,都是獨一無二的。」

正如王Sir作品《凝視》一般,那是小鳥嗎?即使10個人中有9個人覺得是,也不見得一定是,一百個人眼中有一百個哈姆雷特,它只是一件模擬小鳥的作品,冷冰冰的矗立在展場,在每個觀者眼中都有其獨特的意義,難以蓋棺定論是非對錯,只是觀點與角度不同罷了。

2
王Sir作品。

直面質疑 自我發問

「就像當初構思到《轉生》系列時,我很興奮,急不及待想將自己的想法及部分原始作品與人分享,但最後都按耐住,因為我心裡清楚,這個構想以及作品還未有足夠成熟,數量亦不足,當面對外界質疑的時候,我要如何將自己作品的思想及理念傳達給他人?」有時候,一件成熟、有深度的作品,可能無須太多的解釋,因為每個觀者的心中都自有一番詮釋及體會,各人經歷不同,對作品的理解及感受也不同,無對與錯之分。

《轉生》的畫作是否國畫?各方觀點爭論不休,王Sir認為自己這些作品都是新派國畫,但亦有行家不認同其觀點,王Sir對此亦表示理解,畢竟藝術十分主觀,但他仍然會堅持自己的見解,摒除雜念,忠於創作。他認為,當爭論得多的時候,無形中亦是對自己的一種發問與挑戰,要對自己的作品有足夠了解、思考,才能在各種質疑聲中一一解答。

3
王Sir認為,創作就是要摒除雜念。

技巧重要還是思想重要?

藝術之於王Sir而言,是不可或缺的一件事,技巧是思想的載體,技巧純熟才能夠駕輕就熟地將內心所想表達出來,到底技巧重要還是思想重要?

對王Sir認為,兩者都重要,前者是基礎,後者更傾向於深度與獨特性,「很多學生都會犯這個通病,他們可能畫工很好,但太注重技巧而忽略作品的意義,這是不可取的。」所以他在日常課堂間,亦會滲入部分美學、藝術等理論教育,希望發掘學生的潛能,引導有興趣的學生在藝術方向上更多思考。

可能因為成長的環境的關係,對小朋友的教育,王Sir更傾向「放養」,「不要給小朋友太多的侷限和安排,這樣會扼殺他們的創意,對他們自己的發展亦非好事。」這是一位藝術家的創作思維,更是一個開明父親的教育觀念。

4
王Sir認為要給予小朋友自由度,任其天馬行空地創作。

教師與藝術家

作育英才是一件偉大而神聖的工作,教育工作者一直予人一種循規蹈矩、金科玉律的感覺,與天馬行空、創意無限的藝術工作者似乎有點兒南轅北撤,但這種身份恰恰同時套在王Sir身上。

「家母是一位英語教師,從小對我的教育十分有要求,亦為我提供一個舒適的生活環境,而她最希望我學有所成,因此畢業後亦如她所願成了一名教師。」王Sir沒有辜負母親的期望,從事教學工作至今逾十載,這10年間,他教導過的學生不計其數,他坦言,教書比較著重基礎與技巧,與創作的天馬行空、不拘小節有所不同,但教學經驗令他積累更多說話技巧,學會如何將自己的思想更好地向他人表達。

教師的工作為王Sir帶來穩定的收入,但亦有侷限,「教書久了,我害怕自己的思維會被固化,很難跳出框框。」這是王Sir初入教師行業的擔心,但他最終發現,只要忠於自己的思考,在什麼情形下都能夠創作。

5
王Sir經歷多次嘗試與失敗,才能呈現他心目中滿意的作品。

正如王Sir所說「生活可以很現實,但追求可以很高尚。」在現實與創作之間遊走,有追求而不離地,這或許就是他能將教師與藝術家兩個身份經營好的秘訣。

 

<攝影/編輯:Rose Lo>

 

*文章內容僅反映受訪者意見及建議,不代表本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