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期
2019.03.20
天氣
22°C

【社區故事】犯罪學畢業教書法?女書法家: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犯罪學,這個詞聽著有點脫離現實,然而學習這科的人並不少,Belinda就是其中一人。6年前,她獨自出國留學,犯罪學畢業的她歸來後,竟然選擇做藝術家?兩個截然不同的職業,一個看似任性的決定,實際上,Belinda心中一直都有自己的打算和目標……
西洋書法上01
Belinda希望推廣西洋書法。

留學6年 找到自己興趣

Belinda,一位留學歸來的西洋書法家,她予人第一印象是身材嬌小、笑容爽朗,她不但親切健談,深入了解她後更會發現,這個活潑的女子,原來有不少獨特、有趣的經歷。

『我中四去外國讀書,在新西蘭及澳洲住了6年,目前回澳大約1年。』提起留學生活,Belinda立即滔滔不絕地分享自己的留學經歷。

她6年前初出國,就報考了當地一所專業的設計院校。自小就喜歡手作的Belinda理所當然選擇報讀設計專業,但就讀一年後,她發現自己所選擇的設計課程與想象中有所出入。因為課程較多傾向數碼設計、設計原理、設計軟件應用等等,這與她喜歡的手作概念完全不同。

西洋書法上02
Belinda向我們展示她的收藏。

她坦言喜歡用手製造的東西,認為這樣製造出來的物件才有溫度。於是,不願耗費時間在自己無興趣的事情上面,Belinda果斷轉讀其他學系。但這一年時間亦並非白白浪費,因為她在關於文字學的課堂上,認識到西洋書法,自此,她就打開了一道書法大門,愛上了這項藝術。

雖然找到自己的興趣,但學業仍需要繼續,不能因此荒廢,循著自己喜歡的方向,Belinda選擇了報讀犯罪學,加上她本來就對懸疑、推理感興趣,學習起來自然更加起勁。與此同時,她更利用課餘時間自學西洋書法,不間斷的練習令Belinda積累不少書法經驗。

西洋書法上03
不間斷的練習令Belinda積累不少書法經驗。

感恩父母關愛與包容

西洋書法在國外一直十分流行,但澳門似乎甚少聽聞,因此Belinda畢業回澳前,亦無預期要以西洋書法為職業。直至回澳後,她才發現原來澳門近幾年已經開始流行「寫字」,於是她有一個大膽的想法——開設自己的工作室。

藝術家、書法家的頭銜固然響亮,但是對傳統華人社會的長輩而言,「搞藝術」就等同於不務正業,Belinda的父母亦然,他們並沒反對Belinda推廣西洋書法,但顯然對她的選擇不能「苟同」。不過經歷一年的努力,隨著工作室的業務逐漸走上軌道,父母亦漸漸理解她的選擇。

「我很感激父母對我的關愛,他們一直包容我的任性,現在逐漸長大,明白他們的擔心大部分來自對我職業的不了解。」她認為自己的職業已經跳出了父母一向認知的舒適圈,所以希望用自己的努力向他們證明,令他們不用再為自己擔憂。

西洋書法上04
Belinda練字時用的筆和墨水。

成功無捷徑 為興趣不斷學習

在留學的6年時間裡,Belinda一有空就練字,每月花銷最多的就是在練字上,報讀各類課程、購買練習文具、參觀展覽等,不錯過任何一個學習機會。然而,學習西洋書法入門並不困難,但要做到小有成績,就並非上幾堂課,跟幾個名師學習便能成功的。

西洋書法上05
只有不斷練習,才能寫到一手好字。

「任何書法都一樣,並沒有捷徑。」正如Belinda所言,西洋書法是她的興趣,她熱愛其字體的優美,享受寫字的過程,更願意花時間去鑽研、學習。她可以為了一份功課的字體,而專門到另一個鎮的圖書館查找資料;可以專心練習書法幾小時而樂此不疲。因為對她而言,找到自己的興趣,投入去完成後所得到的滿足與成功,是很多事情難以比擬的。亦因為她不斷裝備自己,才能有資本在回澳後立刻著手準備自己的工作室。

西洋書法上06
Belinda的工作桌前,擺放了不少飾物及寫字工具。

「我要學的還有很多,我需要不斷練習,不斷與各地的藝術家交流,這樣才能使自己不斷進步。」Belinda的故事還未完,下次再繼續細說。

 

待續。

 

<採編:Rose Lo>

<攝影:Keith Choi>

 

*文章內容僅反映受訪者意見及建議,不代表本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