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期
2019.05.21
天氣
25°C

名為「藝文」的社區重生之路 專訪路環藝文空間

對於成長在90、千禧世代的年青一輩而言,路環從來都是個峰青水綠的後花園,錯綜複雜的街道人跡稀落,兩旁商舖多半空置,晚上8、9時後,整個「市區」除了馬忌士前地的餐廳外,其他地方都只剩昏黃路燈下的寂然。
1
右起路環藝文空間負責人阿七、業主陳先生、負責人婷婷及租戶蕭小姐。

路環是個人聲鼎沸繁華熱鬧的地方?別開玩笑了吧!

在如此光景下想像從沒見過的喧鬧的確不是易事,但在今年5月,路環的客商街開設了一間與眾不同的「舖頭」,他們為著一個小小的願望而努力,就是把路環的故事告訴更多人,希望有朝一日,這個如今老舊冷清的社區可以重新迎來久違的熱鬧。

其實這並非商舖,而是Rolling Puppet滾動傀儡另類劇場(下稱「滾動」)的開放式工作室——路環藝文空間。臨街的工作室,每天都會打開大門,讓好奇的街坊、遊客探頭來看看他們排戲,也歡迎任何人入內閒坐聊天,分享久藏心中的深刻故事或是生活上的點滴瑣碎,負責人婷婷和阿七期望這個藝文空間可以融入當地居民的日常生活,也上試圖藉著藝術文化來活化路環。

2
阿七(趙汝揚)是滾動傀儡另類劇場的行政總監。

 

3
藝術總監林婷婷與蕭小姐。

回到漁村 豁然開朗

阿七(趙汝揚)是滾動的行政總監,對於能夠將工作室落戶在保有昔日漁村風光的路環,他顯然感到相當欣喜。阿七指出,在澳門這麼一個狹隘的地方從事演藝創作,向來都是一條崎嶇的路,而為了節省開支,很多劇團都被迫把工作室設在工業大廈裡,切斷了與社區的聯繫,然而藝術本是源於生活,把自己侷限在工廈單位內對創作而言絕非健康狀態,因此路環藝文空間這種豁然開朗的感覺,實在是難能可貴。

滾動目前以偶劇和華文文學改編創作為主,而藝術總監林婷婷表示,路環是一個令她意想不到的地方,當中感受得最為真切而深刻的,是路環街坊的人情味,儘管街坊對婷婷等「外人」所做的事不明所以,卻樂意與之打成一片,有時他們在排戲的時候,街坊會忽然拎著一個膠袋走進來,內裡裝的原來是自家種的木瓜、「本地薑」等作物,滿心歡喜跑來跟他們分享。她指出這種純樸自然、和也融融的氣氛和人際關係,是原本在城市中打滾的人難以體會到的。

4
路環藝文空間內放置了不少偶劇道具。

 

5
滾動傀儡另類劇場的介紹,旁邊的名字是建築物的歲月痕跡。

活化社區 賴有心人支持

在寸金尺土的今天,劇團在臨街商舖開設劇場工作室幾乎可以成為新聞,即使在路環也不例外,然而路環藝文空間之所以能夠成功開設,背後有賴陳先生和蕭小姐兩位有心人的支持。

路環藝文空間位於一幢樓高兩層、傳統中式磚屋的臨街部份,其中陳先生是建築物的業主,而蕭小姐則是租用建築物的租戶。本身經營食品及餐具公司的蕭小姐,讓滾動傀儡另類劇場進駐於此,只留磚屋的其他部份自己使用;蕭小姐憶述自己以前也是從事文創相關的工作,但無奈時勢迫人最終放棄自己鍾愛的工作,而如今看見阿七和婷婷以一腔熱誠投身藝術,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內也樂意助他們一把。

至於業主陳先生則是在路環土生土長的原居民,年少時即在路環的造船廠打拚闖蕩,與路環一起走過上世紀的黃金歲月,他與大部份的原居民一樣,懷緬著昔日那個因漁業而興旺的路環,而藉著阿七和婷婷把藝術帶進這裡的契機,他希望以今天的文化創意,來重現昨日生氣勃勃的景象,因此也大力支持著路環藝文空間的發展,同時他也在附近的計丹奴街持有另一幢房屋,未來則打算將它打造成一間小型的藝術酒店。

6
建築物樓高兩層,打開後門可引入海風。

 

7
位於計丹奴街,即將投入使用的藝術酒店。

深耕路環 我們是說故事的人

不知從何時起,「鄰居」的概念幾乎從我們的生活中切割開去,新的鄰里還來不及認識就已搬走,再來是變成猜疑的眼光和並非廣東話的口音,異文化的突入無一使我們感到彆扭,帶著城市的通病,路環街坊再一次讓我們重新認識本應熟悉的概念。

阿七指出,和街坊們熟絡之後,他們經常主動分享路環的各種大大小小的故事,例如哪家哪戶是大海盜林瓜四的後人、抗日戰爭時路環是如何如何、當年漁業和造船業何等興旺風光等,甚至連路環藝文空間所在的建築物也有其歷史沉澱(建築物前身是一家鹹蝦製造工場,而本身也是一座受保護的古物),作為進駐路環的藝街工作者,他和婷婷正在以路環的種種社區故事作素材,創作作品並擬在明年演出,介時將邀請路環的街坊來欣賞,也藉此向更多人講述路環的故事。

路環藝文空間所在建築有一道後門,一打開即有帶著濕氣的海風穿堂而過,愜意非常,阿七和婷婷想起從前在捷克求學時,不時會特地從布拉格乘了一個多小時的火車到市郊,去拜訪一位藝術家朋友,那位朋友住的房子是他自己用木頭搭建出來,也沒有電,他就在這樣的一個地方自在地生活、創作,徐緩的節奏讓他同時看清了生活的整體和細節,而阿七和婷婷則在那裡感受到「一天只做一件事」的悠然,他們說在澳門是不可能發生這種事的,但在路環,當年那種久違了的感覺彷彿再度回來。

8
路環藝文空間所在的建築物前身是一家鹹蝦工場,旁邊的小巷即稱為「鹹蝦巷」,圖中兩側有「風火山牆」突出的即是該建築物,而山牆更為建築物賦予特別的歷史價值。

 

9
眺望對岸,山川隔水延綿。

路環是澳門的忘憂花園,阿七他們的努力並非要把這裡變成另一個官也街,而是透過文化挖掘和藝術重塑的途徑,重新為路環注入生氣,他們的行動就像一個鑿子,把原本冷清的氣氛,雕刻成具有質感的氛圍,從而希望人們可以在空閒時,多來走一走、看一看。

 

<採編/攝影:Franky Pong>

 

*文章內容僅反映受訪者意見及建議,不代表本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