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期
2019.01.23
天氣
15°C

【社區故事】視障人士也懂攝影?他們的世界超乎你想像

四方形的邊框,就這樣把一幀幀庸常的風景定格下來,小小的展場裡,掛滿這些平平無奇的照片,來訪的人可能會疑慮,這樣的畫面也算是「攝影作品」嗎?其實很多時候,所謂的「單調無趣」並非眼前的事物普通,而是出於我們看待事物的平凡角度,如果說這些照片全是由視障人士拍下來的,你會因此而發現當中的美嗎?
視障文01
視障人士攝影作品,透過義工的解說和協助,這張平凡的作品由視障人士親手拍下。<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這個稍早前舉辦的活動,是由澳門文創藝術志願者協會組織。一眾義工走進了視障人士的世界,在攝影師的指導下,協助視障人士拍下他們看不見的作品,爾後還陪伴他們一起聊天用餐,以互動跨越傷健共融的鴻溝。

視障文02
視障人士攝影作品,平庸無奇的物事,卻是視障人士看不到的畫面。<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視障文03
視障人士攝影作品,街邊的電子顯示屏方便了大部份市民,但在殘疾友善方面仍有進步空間。<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視障人士光靠自己也能正常生活

黃子杰是這次活動的負責人之一,他指出澳門現時有很多人,認為政府對各類殘疾人士的支援仍是不足,黃子杰並不否認這種說法,但他強調除了可見的硬件或政策外,更重要的是我們這些圍繞在視障人士周遭的所謂「普通人」,是否真的了解他們的需要,繼而理解他們的感受?他認為這更值得我們反思。

黃子杰發現,不少人對於「視障人士」的認識並不多,其實「視障人士」並不等同於「盲人」,有些視障人士不但還保有部份視力,而且他們大多數的聽覺及觸覺都非常發達,雖然不至於以耳代目或以手代目這麼誇張,但日常生活基本上都能自理,這意味著他們與「我們」其實相去不遠,很多事情我們能做到而他們也一樣,甚至攝影亦如是,黃子杰指出這次攝影展的活動目的正是希望打破我們對視障人士的刻板印象。

視障文04
活動組織者之一的黃子杰。<攝影:Franky Pong>
視障文05
視障人士攝影作品,活動還安排了視障人士去撫摸、感受重型機車的魅力。<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生活沒有問題 但也沒有色彩

在參與活動的義工當中,除了在職人士以外更有中學生,唐浩研即是其中一員,之前從未接觸過視障人士的他,坦言視障人士真實的生活顛覆了他的想像,要真正幫助他們,了解、尊重永遠是不二法門,只可惜我們往往自以為是,把我們不適當的關心強加他們身上。

「視障人士並沒有脆弱到我們想像中的寸步難行,但他們最大的問題是無趣的生活,生理上的問題使他們無法走遠,每天只能千篇一律地往來家中、盲人中心及少數幾個必要的地方之間,十分苦悶,而這些都是我們平常不會了解到的」,唐浩然如是說。因此,探訪、陪伴視障人士的活動就變得意義非凡,因為新穎的人、事、物能為他們乏味的生活增添趣味,而且義工們透過了解視障人士,亦到位地給予他們最需要的心理支持,他甚至提倡應把這些與視障人士及其他殘疾人士相處的知識,納入到學校課堂中去。

視障文06
參與活動的義工唐浩研。<攝影:Franky Pong>
視障文07
視障人士攝影作品,聖羅撒學校及其長梯,幾乎已囊括了全景。<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伸出援手前要多想一步

在娛樂場任職的張世龍,也是這次活動的義工之一,而陪伴視障人士的體驗亦使張世龍對他們有了不同的想法。他認為要幫助視障人士或其他殘疾人士,最重要的是不能預設立場,認為他們「應該」或「想要」怎樣怎樣,反而是應當耐心聆聽他們的話語和需要,注重他們的心理狀態。

幫助他人能夠獲得一種滿足感,但有多少人為了滿足自己「幫人」的需求而強行干預別人?同樣地,張世龍認為既然視障人士起居飲食能基本自理,那幫助他們之前,就得先考慮他們到底想不想我們幫忙,一來以免他們不適的同時又得「應酬」我們,二來也免得強調他們是「弱勢」社群,造成心理上的再次創傷,這是對所有殘疾人士應有的、最基本的尊重,因此假如在街上看到視障人士,他希望所有人都能伸出援手,但在這之前,不妨先禮貌的探問,即使無須扶助,最少也能把關心準確的傳遞出去。

視障文08
參與活動的義工張世龍。<攝影:Franky Pong>
視障文09
視障人士攝影作品展覽。<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負責組織攝影展的黃子杰指出,從日新月異的科技層面而言,傷健之間的界限其實已比過去拉近了不少,比如現時的智慧形手機,可以讓視障人士透過APP處理許多事務;但與此同時,如果我們對殘疾人士的認知還是停留在過去誤解的層面,那即使科技再發達,他們仍只能活在封閉的世界裡,永遠也無法真正參與到社會中來。

 

<採編:Franky Pong>

 

*文章內容僅反映受訪者意見及建議,不代表本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