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期
2018.12.11
天氣
14°C

【賞析藝術】管懷賓的裝置藝術空間旅程——《爍園》

裝置藝術(Installation art)興起於1970年代,是一種混合使用各種媒材的當代藝術類型,藝術家通常會在特定的環境中(例如展覽場地),直接創造源於內心及概念性的經驗,而管懷賓在中國當代裝置藝術則有著不可或缺的地位,擅於將中國古典造園美學融入空間裝置形態的他,作品總是洋溢著中國當代藝術中的另類氣質。

《爍園》

WeChat 圖片_20181116173346
《爍園》的宣傳海報 <圖片來源:澳門藝術博物館>

「爍園——管懷賓作品展」展出中國當代藝術家管懷賓創作的裝置、影像作品共十六件套,以多樣形式整體呈現光和黑暗的「園林」。「爍」寓意光的動態,也是某種高溫的冶煉。古語中有“光爍如電”,也有“爍石流金”之說。管懷賓這次於澳門藝術博物館的作品展以《爍園》為題,一方面與「園」的生成、境遇相關。管懷賓認為,造園者總是以心冶園,以氣賦園;另一方面也是希望在某種距離上回溯、觸碰這個充滿能量的精神世界。

《破曉》

unnamed (1)
親身走動在裝置空間中,觀眾的真實參與才是裝置藝術的重要表達方式。<圖片來源:Inês Leung>
unnamed (2)
破碎的玻璃片亦能帶出華麗。<圖片來源:Inês Leung>

裝置藝術使用的媒介包含了自然材料及新媒體,包括錄影、聲音、表演、電腦等,管懷賓的《破曉》將展廳設置成一個漆黑的房間,以瓶膽碎片鋪面,再用射燈折射出閃爍的、破碎的光線,彷彿寓意零亂中的平靜。

《天際識歸舟》

WeChat 圖片_20181116173329
裝置藝術的其中一個特點是真實,相比雕塑及傳統藝術,它更能融入生活當中。<圖片來源:Inês Leung>
WeChat 圖片_20181116173335
裝置藝術一般都允許多角度欣賞。<圖片來源:Inês Leung>

《天際識歸舟》出自南朝詩人謝朓的詩句,「天際識歸舟,雲中辨江樹。」水天浩渺,所謂隱隱歸舟,遊子他鄉,歸流何在,但是管懷賓的借題並非只是單純的懷古愁緒與思慕,而是希望借由物與物的關聯,以裝置的方式重構一種與現實相互平行的詩意境界,因為逆水涯際的旅思既是心靈烏托邦的波瀾,同時更關乎我們日常的境遇與周遭的現實。

《觸黯》

20181117151054
G20的光和黑暗。<圖片來源:Inês Leung>
WeChat 圖片_20181116173341
聚焦的《石光》<圖片來源:Inês Leung>

《觸黯》是一支32米長的銅管,表面刻上百組與和黑暗相關的中英文詞滙,並穿梭在20個金屬小屋之間。每個屋頂分別鑲嵌着一枚G20國家的硬幣,這其實也是象徵著當下的世界格局。《觸黯》正好設置在博物館的扶手上,意味它不僅關乎作者個人,同時也可能觸及我們。觀眾在這裏既可以憑欄遠望、溢發想像;也可以觸摸光和黑暗的精神內核,感悟風雲跌盪的世界與個體的關聯。

unnamed (3)
超時代的《曲水流觴》。<圖片來源:Inês Leung>

關於《爍園》的展覽,從語言結構來說,大致涉及獨立的影像作品以及互為關聯的裝置作品,所有的構架、細節均互通關聯,共同構成了一個相對邏輯的情境關係和「園」的氣場氛圍,所以整個展覽的本身也可以被當作一件作品。首先它不是傳統園林概念上的空間轉繹,或者美學表象的圖說。無論空間形態的裝置還是活動中的影像,都作為一種破解主題與符號的線索,有興趣的市民可以到澳門藝術博物館三樓欣賞不一樣的當代藝術,感受管懷賓對於世界的觀察力。

 

<採編:Inês Le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