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期
2018.11.14
天氣
23°C

【賞析藝術】為了權力,我們都甘願成為矛盾的小丑——觀《奧利安娜》

《奧利安娜》談的是男女兩方在一次性騷擾事件中的對錯問題,故事很簡單,女學生Carol因學業問題來找常語帶輕浮的男教授平John,期間Carol情緒不穩,John出於好意安撫Carol但卻被後者認為是性騷擾,然後Carol向校方投訴令事件愈演愈演,最終John失去教職並向Carol暴力相向。
豆腐花
《奧利安娜》在一件校園性騷擾事件中,揭示社會地位與權力的關係。

這齣戲引起了我對「自身、社會規則和權力三者關係」的思考,正如地球公轉太慢而令我們難以察覺到身處移動之中,在社會龐大的遊戲規則下,有時我們會感受到矛盾的存在,但事實上我們卻是任由權力擺佈而不自知,因為權力與矛盾,本來就是一體兩面。

在演後座談中,導演李國威詢問觀眾對於John與Carol孰是孰非的看法,有部份觀眾認為兩者各有不對的地方,但在我看來,與其說兩者都有錯,倒不如說兩者都沒有錯。站在John的立場而言,他年輕時辛苦打拚搏得大學教授的地位,然後向位階在他之下的人炫耀,正如我們常說的「揚名立萬」是錯了嗎?又站在Carol的角度來說,John無視於她並享受與她比較所得的優越感,如果要求Carol不要因此而感到侮辱和忿恨,難道這不是一個過分的要求?

電飯鍋
排練照,John嘗試安撫情緒不穩的Carol。

事實上,John與Carol不過是站在各自的立場上,根據既定的遊戲規則,即社會地位所賦予他們的角色定位而做著各自不同的「本份」而已,雖然角力的議題是性騷擾,但當中的前設或者更深層次的起因,正是在於富有的John向貧苦的Carol炫耀自己年輕時艱苦奮鬥,最後取得今天成就的故事,而Carol指責John踐踏自己辛苦考進大學的努力而輕易給她不合格的成績,因此可見「階級」實是解構《奧利安娜》的重要切入點。

但令人吊詭的是,一方面享受著大學教授尊貴地位的John,卻對高等教育這套賦予他所有榮華富貴的遊戲規則表示不屑,這明顯是一種矛盾;同時Carol雖然極力否定「地位高的人可以輕視地位低的人」這套遊戲規則,但卻遵循著這套規則,以性騷擾的程序機制來反擊John,同樣也是一種矛盾的表現,於是兩種代表著不同立場,且各自帶著自身矛盾的力量,就這樣互相周旋,直到有一方露出破綻,失手落馬,表面上一個象徵文明、智慧的大學校園,揭破之下也是一個成王敗寇的叢林,這種表裡不一叫人摸不清頭腦的玩意,就是社會。

規劃局
排練照,John攬著激動的Carol,希望使她冷靜下來。

然而再想深一層,作為一個大學教授John理應不是笨蛋,因此對於自身的矛盾John不是看不到,而是甘願為之活在矛盾中,為甚麼?說穿了還不是為了教職所代表的優厚生活,用時下流行的話來說就是「嘴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同樣Carol亦然,今天她堅決否定這種阻礙她向上爬的遊戲規則,難保日後她成了上位者時,也利用這種遊戲規則去欺壓下位者,別忘記John當年也捱過被上位者侮辱的苦,而今天他只是享受著吃苦以後獎品而已。

人是一種政治動物,為求權力上向爬本是人的天性,但此同時我們卻也有批判是非曲直的能力,其中污穢的權力(或者這套分配權力的社會規則)即首當其衝,於是矛盾就產生其中,台灣饒舌歌手國蛋有句話:生活就是個婊子,但我得跟她邂逅,然後暗地裡罵她賤貨,我們就是這樣在權力與矛盾的一體兩面中當個滑稽的小丑,所以或許我們可以想一下,到底我們該把矛頭指向John和Carol,抑或指向這套遊戲規則本身?

 

《奧利安娜》

舊法院黑盒劇場

11月2日 20:00

 

<採編:Franky Pong>

<圖片來源:演出方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