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期
2018.12.11
天氣
14°C

【言談誌】傳統技藝的現代傳承 專訪《舞‧醉龍》製作團隊

由四維空間Four Dimension Spatial製作、澳門基金會市民專場《舞‧醉龍》將於本月(11月)24、25日,在舊法院黑盒劇場進行公演,而在正式公演之前亦設有快閃演出及紀錄片拍攝2項前置的延伸活動,組合成一個完整的系列活動,匯澳藝文Art853專訪《舞‧醉龍》聯合導演洪振宇及聯合編舞李洋。
d1
《舞‧醉龍》製作團隊,圖中者為監製劉嘉虹。<攝影:Franky Pong>

藝:匯澳藝文Art853 洪:洪振宇 李:李洋

藝:請問這次演出為何會以「舞醉龍」作為創作素材?

洪:本土文化元素一直是四維空間其中一個主要的創作導向,比如之前《福隆計劃》之類的作品即是,其實從很早以前,當我還在美國讀書的時候,就已經有了對本土文化一種「尋根」的衝動,而「舞醉龍」這個非遺項目是我們一直很想要去挖掘和演繹的,只是過去都沒有適合的機會,所以很高興我們今年完成了這個宿願。

d2
《舞‧醉龍》聯合導演洪振宇。<攝影:Franky Pong>

藝:這次的演出附有快閃演出及紀錄片拍攝2項前置活動,可以介紹一下演出的思路嗎?

洪:澳門的劇場界一直在糾結一個問題,就是如何擴大觀眾的圈子,吸引新的觀眾入場觀演,而快閃活動的構思也是基於這個原因,希望我們正在做的這件事能讓更多人看到;至於紀錄片的拍攝,則是源於我們對「消費」非遺這件事的思考,我們雖然以「舞醉龍」為題,但我們不想純粹的只是向師傅學了技藝、拿了資料完成創作就了事,我們希望可以透過「紀錄」的方式來反饋這項傳統的文化。

 

藝:可否談談這次演出的定性問題,《舞‧醉龍》到底是一個舞蹈劇場、現代舞蹈表演還是其他?

李:我們會定性它是一個舞蹈劇場,《舞‧醉龍》的整個演出由15個段落組成,主要是演繹「澳門舞醉龍」的故事本身,同時也帶出一些傳統與現代之間的思考,技術上除了從「舞醉龍」的6個基本步法延伸創作出現代舞蹈,也內化了一些中國民族舞蹈的元素。

d3
《舞‧醉龍》聯合編舞李洋。<攝影:Franky Pong>

藝:《舞‧醉龍》的演出需要將傳統的非遺技藝轉化成現代劇場的語言,當中會遇到甚麼困難嗎?

洪:最困難我想是「舞醉龍」本身在制式上的非完整性,因為它沒有一套指導人應當怎樣做的定式,從形式的角度而言實際上它只有6個基本的步法,其他的就是一種形而上的,關於「團結」的精神,所以「舞醉龍」的表演者其實就是依循這種精神,按著6個步法去演出,當中帶有很強的個人性,因此我們也只能緊緊抓住這種精神,透過舞蹈劇場的方式,在現今社會的語境中對這項傳統技藝作出思考,比如「舞醉龍」是昔日漁民對風調雨順的一種祈求,相對於當代人空虛的心靈而言,信仰的價值則很有思考的意義。

 

藝:剛剛有提到「消費」傳統文化的說法,你怎麼看這個問題?

洪:我認為凡是參與到一項傳統技藝中,就無可避免的在「消費」它,這是事實也無須掩飾,但重點是我們的演繹如何賦予「舞醉龍」時代意義,繼而達致從舊日到今天的「傳承」,另外還有一點就是對「舞醉龍」的反饋,這也是為甚麼我們要用影像的方式來「記錄」它。

d4
《舞‧醉龍》排練照,舞者以「舞醉龍」的6個基本步法作為創作藍本。<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d5
《舞‧醉龍》排練照,《舞‧醉龍》將傳統技藝轉化為現代的劇場語言。<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採編/攝影:Franky Pong>

 

*文章內容僅反映受訪者意見及建議,不代表本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