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期
2018.10.18
天氣
22°C

新橋石敢當‧一位女廟祝的故事

在新橋曲折的巷弄之中,有一座即使是澳門人都未必熟悉的廟宇——石敢當行臺,關於這座識者不多但已歷百年的廟,有著更多潛藏其中的故事,等待我們去挖掘拾遺。
1
石敢當行臺廟祝,梁金鳳女士。<攝:Keith>

走進廟內,只見一位女士在默默打掃地上香灰,她就是石敢當行臺的廟祝梁金鳳女士。細說過去,上世紀梁女士一家本來住在蓮溪廟附近小巷的鐵皮屋裡,父親是一位磨刀匠,而母親則是一位在大三巴行藝的失明師娘,兩口子賺些小錢養家過活,後來由於石敢當行臺的前任廟祝年紀老邁謀求退休,加上當年新橋區火警頻生,對於雙目失明的梁母而言更是危險,在那個講求人情味的年代,附近的街坊建議梁氏一家搬進廟裡居住並接手廟祝工作,起碼是「有瓦遮頭」,於是梁父依言而行執掌廟務,今天傳到了梁金鳳女士的手中已是第二代。

2
石敢當行臺隱於新橋的小巷之中。<攝:Keith>

梁女士自小在廟裡長大,10多年前父親過世後接手廟祝工作至今,據她憶述前人的說法,石敢當行臺之所以會出現於此,跟一些神怪之事頗有關係。

建廟鎮鬼

話說在百年以前,有一條名為「蓮溪」的小河流經新橋區,居民為了方便涉水而建了一座簡陋的木橋,由於木橋殘破之故不時有墜水意外發生,隨著在水下送命的人數漸多,水鬼怨靈的說法不脛而走,令新橋區人心惶惶,於是有人提議建廟請菩薩前來鎮壓,這就是石敢當行臺建廟的初衷。又後來,因為居民以自發形式募捐集資,令廟宇拖了20多年都仍未建成,適逢有一天盧九的父親路過新橋問及此事,稱「今日有緣途經此地,不妨由我出資完成」,最終石敢當行臺得以在清光緒28年(1902年)落成。

3
盧九像。<圖片來源:鳳凰網>

據稱,廟宇落成後盧九父親還特意請來盧氏家族的風水師前來勘察,風水師指新橋本是一個紛擾之地,建議供請專門解決相應問題的姜太公(傳說石敢當即是姜太公的封號)前來坐鎮,盧九父親派人遠赴山東濟南石敢當的總廟,塑造了一尊神像並在當地開光,再運回澳門供奉,因此廟宇便成了石敢當爺爺的「行宮(臺)」。

一如舊日不少廟宇兼具公所功能的模式,石敢當行臺也一度設有義學、義診的配套,因此過去廟宇的規模也比今天所見的大得多,現在將殿內主神壇左右兩側的副神壇搬開,還能見到兩道被封填的門,但「門」的背後、昔日的廟宇的後殿早已拔地而起,成為樓高數層的住宅。據梁女士的兒時記憶,廟前本是一片河灘,後來政府在某次風災後將之填成平地,昔日廟慶的神功戲、搶花炮等儀式都會在廟前平地舉行,十分熱鬧,但今天已經逐漸息微。

以神為醫

時移世易滄海桑田,不但石敢當行臺的廟貌有所更動,就連善信的心態亦在無聲中變化,梁女士對此頗有感觸。她指,過去的善信前來拜祭雖然比較簡樸,只有幾張「衣紙」、幾枝神香,但他們拜神為的是求心安理得;反之今天的「善信」儘管在準備祭品方面更為豐盛,水果、肉食一應俱全,然而他們往往更講求效率,不但拜祭過後會把祭品拿回家食用,更甚會研究菩薩到底有沒有施予保祐,梁女士笑言現在的善信拜神像是「看醫生」,以為打了針便會有效,曾經有這麼一件事令梁女士記憶尤深。

4
梁女士打理廟中大小事務。<攝:Keith>

三月初五驚蟄是打小人的節氣,有一位在娛樂場工作的女善信,因為職場上是非太多而前來石敢當行臺打小人,她按照程序完成了所有儀式,翌日回到公司卻再遭同事打小報告,被上司召進房間裡訓話一通,於是那名女善信下班後跑來廟裡投訴,指沒有得到神明保祐云云,令梁女士哭笑不得。

作為廟祝,梁女士每天重覆千遍一律的工作,清潔廟堂、指引善信拜祭,在旁人眼中這是一份沉悶無趣、無法步步高升的工作,今天社會講求進步與成長,甘於平淡反而成為了匪夷所思的事,只是自小成長於廟中的梁女士看來,侍奉神明的生活卻是自然得近乎必然,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抑或是一個最壞的時代?思考這種觀念上的矛盾,也許可以為我們提供多一種的見解。

 

<採編:Fran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