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期
2018.11.14
天氣
23°C

【言談誌】是時候談談兩性權力這件事了 專訪《奧利安娜》製作團隊(下)

李國威導演是香港的資深舞台劇導演,近年成立了「一劇一格劇團」,目前主要與回流澳門的年輕劇場工作者合作,將自身的經驗帶給年輕一代,同時李國威認為每一個劇作都有其自身獨特的風格和魅力,因此將劇團定名為「一戲一格」,下月(11月)2日將公演與卓劇場藝術會合作的《奧利安娜》。
WeChat 圖片_20181026180133
李國威認為澳門對於兩性權力的問題長期忽視,而現在是時候談談這件事了。<圖片來源:卓劇場藝術會>

前言:

李國威導演是香港的資深舞台劇導演,近年成立了「一劇一格劇團」,目前主要與回流澳門的年輕劇場工作者合作,將自身的經驗帶給年輕一代,同時李國威認為每一個劇作都有其自身獨特的風格和魅力,因此將劇團定名為「一戲一格」,下月(11月)2日將公演與卓劇場藝術會合作的《奧利安娜》。

李:李國威;

藝:藝文853

藝:美寶指你花了很長的時間鑽研劇本,請你介紹一下《奧利安娜》是一個怎樣的劇本?

李:《奧利安娜》是一個很扎實的寫實主義劇本,屬於經典和主流的劇目,而在演出形式上我們不打算做得太花巧,而是將精力集中在文本本身,去深掘內裡的意涵,整個劇幾乎就是嘉文和美寶一連串的對話,這麼多的對白對他們而言挑戰是不少的,但我認為像《奧利安娜》這樣的演出對現在的澳門而言是需要的。

藝:這話怎麼說?

李:雖然我在香港當了30多年的舞台劇導演,但我也觀察了澳門的劇場界很多年,我覺得也許是比較缺乏正規的表演場地和機構,澳門觀眾和演員接觸經典的主流劇作的機會其實並不多,澳門的劇場工作者長期在狹縫裡生存,因此他們很有生命力,可以看到他們不斷去找演出的場地、找資源、找觀眾、找新穎的表演方式,而演出的數量也很多,這正是因為他們要生存,所以忙著做「產品」,但作為專業的劇場工作者,深入研究劇本和深度開發身體能量、提升演出水平是必須的,只是基於環境所限,不少人是放下了這方面的本職,所以我認為嚴謹地重演像《奧利安娜》這類的經典劇作,在澳門是有需要的。

WeChat 圖片_20181026180132
《奧利安娜》導演李國威先生。<攝:Franky Pong>

藝:澳門劇場界目前演出數量眾多,環境劇場、紀錄劇場、形體劇場等各種的表演形式也是新穎多變,你認為這種狀況是否一個問題?

李:形式豐富新穎的當然是好的,因為它顯示了一種強盛的生命力,而這正是香港目前所缺乏的,但如果全部或大部份的演出,都是這種所謂「非主流」的作品那就是一個問題了,因為這些演出吸引的通常是特定觀眾,比如其他劇場工作者,內行人當然會懂得欣賞,知道這是新的、好的,但一般市民大眾卻不一定能看得十分明白,於是這就出現了一種類似「塘水滾塘魚」的狀況,所以有些劇場工作者才會覺得澳門劇場界的圈子很難打破,好像來來去去都是這批演員和觀眾,這也是為甚麼「非主流」成不了「主流」,要大多數人都會去看和看得懂的,才能稱之為「主流」,在這方面我認為澳門是有所缺乏,而這種發展狀況也不是十分健康的。

藝:剛才你說到觀眾的問題,有人認為澳門劇場的觀眾圈不大而且也相對封閉,很難去吸引新的觀眾,對此你怎麼看?

李:其實我是有點不認同的,你看文化中心每逢有國外的知名團體來演出,門票通常是一掃而空,一連數場都是滿座的,那裡起碼有幾千名觀眾,所以不能說澳門市民是不喜歡或是不懂得戲劇藝術的,我認為這可能是跟觀眾的固有觀念有關,認為本地製作仍是一種「文娛康樂」的活動,當然近年很多在外地修讀戲劇專業的年青人回澳投身戲劇界,所以澳門本地的製作其他很多都是專業水平,但目前這種觀念可能尚未普及。

WeChat 圖片_20181026180157
《奧利安娜》以對白為主推進劇情,是澳門目前少見的主流、經典劇目。<圖片來源:卓劇場藝術會>

藝:按你所說的,澳門目前缺乏經典主流的劇作,但為甚麼會在眾多劇作中挑選《奧利安娜》?

李:《奧利安娜》這個劇涉及到性騷擾、高等教育、男女權力平衡等等的話題,湊巧近年澳門也傳出有高校發生相關事情,當然是先有《奧利安娜》再發生這些事,這個劇並不是為了針對某些事件而演的,但我覺得澳門人對這方面一直都不是太關注,比如有時我經過碼頭看見那些為賭場派傳單的女孩子,她們通常都是穿得比較性感,雖然這已經是習以為常,但深入地想其實這正是社會對女性的一種剝削,其他像是賽車女郎、拳賽女郎也是同樣原理,但現時歐美很多地方都開始禁止這些事了,這正是基於對男女權力的重新思考,而我認為澳門也是時候談談這方面的事。

 

<採編:Franky P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