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期
2018.12.15
天氣
19°C

在台中遇見大師 伊東‧安藤‧貝聿銘

建築師設計建築物的輪廊,而建築則形塑了生活的形狀。普立茲克獎是全球建築界的最高榮譽,能夠擁有一座普立茲克大師的作品可說是一座城市的榮光。
1
亞洲大學現代美術館夜景。<圖片來源:亞洲大學>

而光是在台中,就有3位普立茲克獎得主的作品,分別是設計了台中歌劇院的伊東豐雄、亞洲大學現代美術館的安藤忠雄,以及東海大學路思義教堂的貝聿銘,一座城市遇見三位大師,實在令人悠然神往。

伊東豐雄——回到洞穴去

伊東豐雄十分重視思考人與自然之間的關係,他的代表作仙台媒體中心即以扭曲的、玻璃製的中空樑柱撐起建築,外牆亦以玻璃為主體,使建築物遠觀像是從水草叢中「生長」出來一樣,化堅硬為柔軟,也有人將伊東的作品稱為「軟建築」;而台中歌劇院亦充份體現了伊東的建築哲學,他認為歌唱、舞蹈與戲劇是人類原始的藝術形式,因此他在設計過程中聯想到人類最原始的居民環境——洞穴。

2
仙台媒體中心,中空而「柔軟」的支柱撐起建築。<圖片來源:Tohoku & Tokyo>

台中歌劇院不以明確、銳利的線條稱著,外觀用玻璃在灰色牆面中透視出酒壺形狀的內部狀況,隱含「壺中日月長」的寓意;走進一樓大廳彷如置身一個巨大的洞穴之中,牆和柱的邊界被消磨至原始的「曲牆」狀態,錯落分佈的曲牆除了製造視覺上掩映的美感外,亦向上延伸至包括表演場所在內的整個建築,藉此造出厚重如醇酒般的回音效果,另外伊東亦別出心裁地從戶外水池中引一泓清水到建築物內,除了作為曲牆的輔助以一虛一實之姿劃分空間,更在建築物內營造出「流動的效果」,包括水的流動、風(空氣)的流動、人的流動和思想的流動。

3
台中歌劇院外觀,綠條隱含「壺中日月長」的寓意。<攝:Franky>

 

4
歌劇院內部演繹「洞穴」的概念。<圖片來源:WordPress.com>

及至最高6樓的空中花園,曲牆「延生」至此成為線條圓潤的去頂圓錐體,據稱這是模擬火山口的形狀,而內裡則是電壓房、逃生通道等,同時花園植被沿小徑漫延,長椅則呈不規則形狀,花園裡風清雲白,有人說長椅像是散落其中的花瓣。柔軟的建築、不均質的空間、與自然的呼應,這些台中歌劇院的特點都是伊東豐雄的建築風格。

5
歌劇院6樓的天台花園。<攝:Franky>

 

6
如同飛花的裝飾藝術和花瓣般的長椅。<攝:Franky>

安藤忠雄——與三角形對話

與伊東豐雄齊名同為日本建築界指標的「雙雄」之一,安藤忠雄在台中的作品亞洲現代美術館則遠離台中市中心,但花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去追尋這位大師的足跡非常值得。與伊東略帶撲索迷離的風格不同,安藤的作品予人一種剛立簡要的感覺,清水混凝土是他最常用也最具代表性的材料,他曾表示水泥是最容易取得的建材之一,他想要用簡單的材料,創造與自然並存的世界,同時表達日本深度的美感,這種深刻的建築哲學大抵與安藤的出身有關。

安藤忠雄出生於一個貧窮的家庭,沒有足夠的經濟能力供他修讀正式的建築學課程,只能從前輩處借來建築用書自學,甚至在17歲時,為了獲取出國看建築的機會而成為職業拳手,後來又在室內設計事務所裡寓學於工,堅毅的性格和艱苦的過程最終成就了這位一代大師。

7
亞洲現代美術館外觀。<攝:Franky>

亞洲現代美術館的體驗是一個與三角形對話的過程,建築主體由清水混凝土與帷幕牆構成,以正三角形為主元素,正三角形的平面分割出3個樓層,再錯落堆疊成不規則的無數個三角形,包括取光的天井、展廳的形狀以及遊走的動線等,莫不處處透著三角形的元素,就連帷幕牆上本來直立的柱子也採用了「V」型的分佈,將戶外的風景收納到一列依次上下顛倒整齊排列的正三角形中。歪斜的樑柱意味著結構的崩塌,然而三角形本身卻是一種穩定的結構,加上清水混凝土極厚重的質感,配合輕盈的玻璃帷幕和戶外窗景,輕與重、穩定與崩塌、人與自然乃至感性(訪客與藝術家的情感)與理性(三角型的幾何性)都達致一種並存的平衡狀態。

8
廊道轉角。<攝:Franky>

貝聿銘——現代建築的守護者

貝聿銘的名頭很大,除了是第一位華裔普立茲克獎的得主外,也是法國羅浮宮那個用作透光天井的玻璃金字塔的設計者,經歷過上世紀下半葉後現代主義和解構主義的思潮衝擊,有人說貝聿銘是現代主義的守護者,始終如一的使用抽象幾何形體來構建空間的秩序和層次是他的最為醒目的風格,貝聿銘的作品通常具有很強的雕塑感,如台中東海大學的路思義教堂即是。

9
羅浮宮及其重整工程。<圖片來源:Wikiwand>

東海大學被譽為台中最美的大學,屹立在綠茵上的路思義教堂是東大人引以為傲的標誌。教堂由貝聿銘聯同陳其寬共同設計,以4片三度曲的面板構成,無樑、無柱、無牆的構造彷彿一個倒置的船底,又像雙手合十祈禱,從下而上予人一種安定的感覺,象徵上帝的庇護和對信仰的堅定。據稱早期東大的林木還沒有今天這麼繁茂的時候,東大任何一處都能看見路思義教堂,尤其是它的曲線美。

10
路思義教堂外觀。<圖片來源:E都市>

在秋日的下午走進教堂,陽光穿透精緻的玻璃帷幕,映射在網格狀的清水混凝土牆上,令教堂內空氣滲漫著宛如清晨時份的寧謐,眼光隨絕對的弧線上引至天花惟僅一線的天空,帷幕幾近隔絕室外的雜音,一種「靜」的壓力無形地存在於周遭,呼吸如斯明晰,如果真有某種聖靈的時刻必然就是當下,這是一座令人悅愉的教堂應有的魅力。

11
教堂內觀。<圖片來源:YouTube>

一個特定的空間能傳達許多訊息,有的是鋒銳的、有的是柔和的、有的是醉人的、有的是靈性的,這都是建築師想要傳達的話語,他們設計著空間裡的一切,他們想藉由空間令人感到愉悅,從古希臘的帕特農神殿至今天的大埃及博物館,2500年來即使風格幾經流演,但設計者與使用者有意無意從空間裡獲取的喜悅從未改變,這正是建築藝術的偉大之處,如同任何種類的藝術一樣,懂得欣賞建築的美是幸福的,只要調整眼球的視角和焦距,就能開啟新一段的審美之旅,何不就在今天開始用心看看身邊的建築物呢?

 

<採編:Fran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