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期
2018.12.11
天氣
13°C

行走青海(上)

青海?喔,就是青海湖的那個地方吧?
是的,趁著年輕要挑戰的是西藏而非青海,而探索絲路遺緒的人也因敦煌而選擇青海旁的甘肅,對於旅者而言青海是甚麼呢?除了是旅程中的途經之地外,多半只是青海湖的代稱而已,偶爾有人說得上茶卡鹽湖這個「中國版天空之鏡」也座落在青海,就算是很不錯了。

和不少人一樣,第一次聽說青海的名字都是在初中的地理課上,課堂過後的若干年,機緣巧合下我走進了青海這片陌生的土地上。

微信图片_20180713183938
天闊雲低,金頂白塔顯得醒目。<攝:Inacso>
F圖片4
隆務寺一景。<攝:Franky>

F圖片3

藍天白雲與簷下風鈴。<攝:Franky>

「陌生」是個關鍵詞,它意味著對目的地一無所知,準確來說是提醒著我們應當「知道自己對目的地一無所知」,我無意批評任何人,只是不願意自大得在社交平台上打個卡,就當是真正的來過某個地方。或者是從事文字工作的關係,我成了一個觀察人的人,於是旅行之於我而言,總得帶著謙卑的心,才能真正的看到與自己家門不一樣的風景,否則老是用同一個表情自拍,那青海湖邊和路環的十月初五馬路海傍,又有甚麼分別呢?

但失望總是有的,西北地區自然是乾旱之地,但抵達青海湖的時候卻是重霧鎖天,雨下得不算凶猛,但亂如飛蓬捲地的濕了半身也是難免,偌大的湖在層雲低矮下灰撲撲的一片連綿遠方,宛如醞釀沉默的海,說穿了對於生長在海邊的澳門人來說也沒甚麼希奇,反倒是湖邊的一處五色經幡更吸引眼球,但那在當地除了背後所意味著的虔誠外,實際上也是隨處可見稀鬆平常的物事,於是匆匆一瞥,便尋路返回。

微信图片_20180713184224
青海湖灰撲撲的一片。<攝:Franky>
F圖片
青海湖邊的經幡。<攝:Franky>

青海湖很大,大得開車環湖都要花上7個小時。西北望長安,可憐無數山,稀薄的空氣、珍稀的水源和崇山峻嶺令生活較多時間都是艱難的,也許在海邊長大的我們無法體會在乾旱腹地的人,他們初次看海那種難以言喻的感動,難怪當地千百年來都流傳著神聖的祭海儀式,畢竟是一鄉水一鄉人,我們對於海神的崇拜多半是祈求在惡風猛浪下網開一面,而當地人可是衷心感激青海湖的存在,翌日驅車前往茶卡鹽湖的途上天氣稍稍放晴,筆直公路一側是陵線分明的山丘,一側是平緩浩瀚的青海湖,車行偶爾經過三三兩兩的牧民的時候,我這樣想著。

微信图片_20180713184304
適逢油菜花季,黃澄澄的花海並不鮮見。<攝:Inacso>
微信图片_20180713184436
公路一側的崇山峻嶺。<攝:Inacso>
F圖片2
車窗外有時是莽莽蒼原。<攝:Inacso>

 

(待續)

 

<採編:Fran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