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期
2018.12.16
天氣
18°C

來自水下的恩典 專訪水下治療師梁奕鏵

人稱鏵哥的梁奕鏵,是一位水下治療師,甚麼是水下治療師?在這之前,得先說一個故事。

1

鏵哥的朋友寶哥同樣也是潛水愛好者,在香港居住的寶哥一家育有2名小孩,但不幸地,2名兒子早年都被診斷出患有自閉症,原本美滿的家庭自此蒙上了一道沉重的陰影;然而有一次,寶哥帶著家人去潛水,發現水下寧謐的環境竟使孩子們躁動的心平靜下來,事後寶哥把鏵哥找來,看看能不能透過潛水,幫助自閉症孩子在水下找回自己,於是水下治療的計劃由此展開。

回到最初的寧靜

水下治療的概念,是以潛水的方式模擬嬰兒被羊水包圍時的狀態,讓自閉症孩子重新感受最初的寧謐與靜好,當身體隨水流輕晃而微微浮沉,他們平常焦躁的情緒似乎獲得了有效的安撫,觀察過若干個個案後,團隊發現自閉症孩子身處水下時比較願意聽從指令,甚至一些在陸上極為敏感或反感的事,他們偶爾也能夠在被水包圍的狀況下做出來,雖然只是水下的一小步,但這樣的效果對孩子久醫不癒,身心俱疲的家長而言可謂極為鼓舞。

「開始時當然是想幫助寶哥的兒子,但慢慢發現其實我們能夠幫助更多的人,而且的確也有很多人(自閉症家庭)需要幫助,於是我們便將這件事當成項目來做。」潛水和跑步不同,不能說做就做,由於自閉症孩子的情緒非常敏感,陌生人在旁游泳也會對他們造成很大的干擾,而且每次治療人數也不能太多,因此換言之光是場地方面,他們就需要一整個僅供他們數人使用的泳池,可想而知有關項目剛開展時,是何等的困難。

幸運地,這個以水下活動為自閉症孩子帶來希望的概念成功打動了廣州的體育單位,令項目團隊得以借用位於廣州東山區的省二沙體育中心游泳池,同時鏵哥、寶哥等人亦借出自家的潛水設備給其他義工和自閉症孩子使用,秉持施比受更有福的善意,更對孩子們的家庭分文不收,整個項目以慈善公益的性質來運行。

2

奔波兩地 只為堅持信念

鏵哥本身是資深的潛水教練,也是澳門僅有少數的工業潛水員之一,平常處理繁重工作的同時亦要照顧家庭,加上在朋友的圈子中偶爾也需要聯誼應酬,生活非常忙碌,但儘管如此鏵哥仍堅持嚴格管理自己的時間,每週抽出2天力行不倦的前往廣州,為自閉症的孩子們進行水下治療。

「一般我是早上出發去廣州,每次上2節課,分別是12點到2點,還有下午6點到8點,完成了這2節課後我便自行坐高鐵(城軌)回來,有時連晚飯也吃不上的話,就隨便在高鐵(城軌)上吃個麵包就當一餐了。」鏵哥說,「有時也會覺得有點對不起我的家人,畢竟把不少陪伴他們的時間抽走了,但我始終覺得自己有能力去幫助別人是上天給我的一份禮物,能幫助別人一定比需要別人幫助要來得幸福,再者那些自閉症孩子的確有很大的進步,這也是驅使我一直去做的動力。」

落戶澳門路迢迢

作為澳門人,鏵哥亦希望水下治療的項目也能幫助澳門的自閉症兒童,據他的說法,澳門目前大約有2,000多個受自閉症困擾的家庭,以澳門60多萬的人口計算並不在少數,而鏵哥亦曾與相關社團接觸並介紹水下治療的項目,不少自閉症家長都表示極感興趣。

編者註:截至本年4月,本澳目前共有380位持有效殘評證的自閉症人士,但一般認為尚有大量個案沒有登記或未被發現。

然而基於澳門的法例限制,水下治療要成功落戶澳門殊非易事,其中首要面對的是認證問題。「水下治療是一個非常新的概念,雖然它的成效在國內已經引起了一些專家的關注並開展了若干調研計劃,但在沒有足夠的醫學根據支持下,要使政府接受並認可水下治療這一回事並不容易,加上澳門社會接受新事物的速度較慢,水下治療師要在澳門成為一種職業,前路漫漫。」鏵哥如是說。

困難並不代表不可能,按目前的社會狀況來說,鏵哥認為應當循下而上的方向,從民間率先發起水下治療,同時撇除政府不談,在澳門擁有足夠資源的只有博企或大企,加上博企或大企一般都需要盡其自身的「社會責任」,在一供一求之下向他們尋求支持應是可行之法,當自行發起的水下治療能夠形成規模並獲得社會輿論支持,便相當於為取得政府的正式認可創設可行的條件。

3

「一個新生命的到來之於一個家庭而言是一件大喜事,但當發現這個新生命原來患有了自閉症,毫無疑問這是一個非常巨大的打擊,很多人都會接受不了,但如果我們能伸出援手,哪怕只是少許的希望,對那些家庭來說都是極大的鼓舞,這就是我們這個項目的意義。」

目前水下治療項目的人手十分緊缺,包括鏵哥在內的6位治療師均並非全職,同時在旁協助的義工人員亦相當不足,因此團隊現正招募義工成員,鏵哥將免費提供潛水的基礎訓練,即使本身從未接觸過潛水亦可加入,如果有意助人自助,不妨一試。

 

<採編:Franky>

<攝:古Sir>

 

請關愛自閉症兒童,有意加入義工者請聯絡本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