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期
2018.10.20
天氣
24°C

【追夢故事】優異生為追夢休學 潘姿怡:我的努力沒被看見

潘姿怡從來沒有忘記她想要站上舞台成為偶像的夢想,並且願意為夢想踏出第一步。去年,她孤身一人前往台灣,參加偶像團體TPE48的遴選。
%e5%84%aa%e7%95%b0%e7%94%9f%e7%82%ba%e8%bf%bd%e5%a4%a2%e4%bc%91%e5%ad%b8
潘姿怡Mina。<攝/後製:古sir/Ann>

還記得小學三年級「我的夢想」作文上,你寫的是甚麼嗎? 對於小時候的夢想,大多數人可能早已賣給了生活,換來一個說不上滿意,但也未算是失望的舒適圈,要說枉費了青春,我們當中有太多的人毫不介意。

然而潘姿怡Mina卻不一樣,她從來沒有忘記她想要站上舞台成為偶像的夢想,並且願意為夢想踏出第一步。去年台北的女子偶像團體TPE48(日本AKB48的姊妹團)進行成員招募及遴選,正在澳門某大學修讀日語研究的她,孤身前往台灣參加遴選,令官方網站名單上的「地區」一欄,在幾乎清一色的「台灣」中,赫然出現了一個「澳門」。

經過數個月的活動後,Mina脫穎而出成為TPE48的準成員之一,但回顧過去Mina也絕非一帆風順。

%e7%9a%84%e7%b2%89%e5%88%b7
編號005的潘姿怡Mina,地區列明是「澳門」。<資料來源:TPE48官網>

不光是能不能 更重要的是敢不敢

有人認為當偶像只要長得好看就可以,但事實上亮麗的外表只是基本的入場券,要成為偶像鏡頭的認可必須自己奮力爭取,台上風光的背後是艱辛的訓練,有時還少不免一些冷言冷語,而更重要的是大多數人在開始追夢之前就已敗給了自己,把微末的可能抹殺在搖籃裡。

Mina作出參加遴選的決定殊不容易,但她還是勇敢的踏出了第一步。由於遴選活動期間必須出席多個活動,住在澳門的她首先要放棄的,是已經讀到了大二,並且考獲了獎學金的學業。Mina向大學申請休學的舉動,惹起了家人,尤其是爸爸的猛烈反對,家人的大潑冷水不但打擊了Mina的自信心,而更重要的是斷絕了對她的大部份經濟支持,但不言放棄的Mina動用了自己獎學金和以往打工的積蓄自費前往台灣,而在台期間吃的住的也是全部自理,如是者足有3、4次之多。

再者,當中還沒算上Mina孤身往來台灣風塵僕僕的孤寂,以及總得笑臉迎人的出席公開活動,還有和其他參選者比拼的人氣、才藝競爭,本來在大學一邊學著自己喜愛且擅長的日語,一邊享受著豐富的大學生活,如今換成了各種奔波勞累,追夢之路不可謂沒有代價。

%e4%b8%ad%e5%9c%8b%e9%a2%a8
遴選活動現場。<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突破社會成見 一個人抗衡世界

不論初衷是甚麼,實現夢想的過程總是艱辛的,當中家人朋友的諒解支持尤為重,再者這是關於一個想要成為偶像明星的年輕女孩,或多或少自有「有書唔讀」、「發明星夢」等一類不堪入耳的流言,但令Mina覺得灰心疲憊的不光是漫長的遴選過程,更是家人的反對。

今日,通過遴選的Mina靠著自己的努力贏得了一紙合約,雖然尚未成名酬勞不高,但畢竟大致上能自己供養自己,於是逐漸獲得了媽媽和姐姐的接受和認同,然而她的努力卻沒有讓她最在意的爸爸看到,儘管每次回家不會出言指責,但顯然爸爸依然還是耿耿於懷。

其實將心比己,把很難怪責Mina的爸爸不予支持,始終在長輩的眼中「供書教學」是為人父母的責任,而子女「淪落」到「拋頭露臉」,永遠不是優先選項,雖然說時代早已變遷,偶像明星也可以是非常健康正面,而且應當尊重每一個人的選擇和志向,但那種對於偶像的傳統刻板印象,在今天的社會上仍是揮之不去,於是一個年輕單薄的女生,就這樣以夢想抗衡著社會的壓力,但Mina沒有放棄,一直堅持走到今天。

目前,Mina正長駐台灣受訓,預計在今年6月正式出道,問及會不會為她的偶像之路設下期限,達到某個目標後返回澳門生活,但衷心喜愛演藝的Mina坦言想念有家人朋友的澳門,但人生只有一次,青春不會回頭,只要條件許可,她會一直走在她想要走的道路上,她相信努力不一定會有回報,但起碼能被人看到。

%e6%96%bd%e5%b7%a5%e6%96%b9%e5%89%9b
堅持追逐夢想的Mina。<攝:古sir>

 

<採編:Fran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