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期
2018.10.20
天氣
23°C

【匯.圖輯】我塗鴉我存在 司打口的色彩印記

有人說澳門是一個很沉悶的城市,她只與古老的歷史、久候的政府工和滿是遊客的擠擁街道有關,澳門的年青人是說不清的一代,但本地藝術家林家豪堅決與此說「不」,在去年11月,他號召了本地和國際數十位街頭藝術家齊集司打口,用鮮麗的塗鴉覆蓋歷史的斑駁,在這個陳舊的社區中展示自我本色。

時間過去了4個月,這些看似格格不入的物事沒有激起強烈的反對,但同時也沒有引起強烈的反嚮,一切都都以「澳門式」的包容靜靜地存在著,回過頭再看,澳門到底是不是一個沉悶的城市? 本媒攝影師以鏡頭發問。

_dsc0328-%e6%b0%b4%e5%8d%b0
以前,社會不願聽年青人的話語,於是塗鴉才成為另一種語言。
_dsc0331-%e6%b0%b4%e5%8d%b0
幾罐噴漆,讓年青人奪回了話語權。
dsc_0001-%e6%b0%b4%e5%8d%b0
南韓街頭藝術家的作品。
dsc_0023-%e6%b0%b4%e5%8d%b0
在年青人眼中,即使是死去的骨頭也可以充滿活力。
dsc_0009-%e6%b0%b4%e5%8d%b0
奇特的用色和構想,是塗鴉者不知所謂,還是觀看者自我封閉?
dsc_0006-%e6%b0%b4%e5%8d%b0
長者與塗鴉,河水不犯井水,「包容」和「多元」,我們都在自我辯解。
dsc_0017-%e6%b0%b4%e5%8d%b0
店鋪鐵閘也是創作的空間。
dsc_0013-%e6%b0%b4%e5%8d%b0
紅色的郵筒、地上的葡式碎石路,還有鐵閘上的塗鴉,新與舊碰撞在古老的街道上。
dsc_0010-%e6%b0%b4%e5%8d%b0
彩色的塗鴉牆旁有一家黑白的當鋪,只有某些人才會認為一切都可以用錢解決。
dsc_0020-%e6%b0%b4%e5%8d%b0
生活也是彩色的,只不過有時枯燥了點,所以我們才偶爾需要一點新鮮的物事。

 

<攝:古Sir>

<文:Fran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