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期
2018.08.18
天氣
26°C

若明天只有更糟,你又可以怎做? 張經緯作品《藍天白雲》

弒父殺母,人人得而誅之,沒有灰色,只分黑白,有罪沒罪,在於痛下殺手的瞬間,然而誰對誰錯,又豈止是頃刻的衝動錯失定義?張經緯作品《藍天白雲》便在訴說一個,其實我們都同是罪人的故事。
1
《藍天白雲》劇照,警員Stephy調查梁雍婷一刻。

弒父殺母,姦淫擄掠,人人得而誅之,沒有灰色,只分黑白,有罪沒罪,在於痛下殺手的瞬間,然而誰對誰錯,又豈止是頃刻的衝動錯失定義?張經緯作品《藍天白雲》便在訴說一個,其實我們都同是罪人的故事。

2
《藍天白雲》海報,雖戲名正面,電影卻幾乎看不到一絲希望。

當殺人變成唯一出口

看過電影海報或簡介的朋友,應會知道電影以雙主角──新演員梁雍婷與Stephy鄧麗欣主演,然而緃觀Stephy只是配角,以平民視角襯托出梁雍婷飾演Connie的悲空與寂寞。

整個故事便是從Connie的心路軌跡出發,Connie是誰?就是一個普通草根中學女生,性格倔強,仍受社會強迫形塑,其父親更是暴戾成性,如色似狼,母親卻只瑟縮一角靜待事情發生,Connie認為父母毀了她的人生,過去與未來皆是,她沒有選擇,終夥同友人以皮帶勒死雙親。Stephy飾演的警探便沿途追查,與Connie重演走往可怕心靈盡處的軌跡。

殺人是錯嗎?當然,亦很難躲過道德的問責,然而通過Connie的雙眼,你會相信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通過導演如同紀錄片的鏡頭,你會開始反問,自己在哪一刻也曾想過傷害身邊的人,以獲得自身與他人的解脫與救贖?

幾次衝突,如父親與Connie到學校面見社工,粗豪的父親本來禮貌周周,聽到社工說著自己女兒偷東西,覺得面子受辱,即拿出皮帶抽打社工,Connie因著父親的舉動羞愧失控大叫;又例如Connie將男同性戀友人藏在房中,被父親撞破卻誤以為兩人在胡混,奮力暴打男友人,說著處子之身不能浪費,還不如拿去賣錢的混帳話;細微如父親好色難耐,甚至將女兒做援交的同班同學帶到家中,並要求妻子服侍兩人吃飯,似乎都在告訴觀眾,這個中年男人死不足惜。

3
新演員梁雍婷飾演的Connie演出極亮眼。

 

4
Stephy近年轉至演技派亦頗成功。

我們都是未犯案的罪人

然而Connie下手就情有可原嗎?其行徑卻非暴力輾壓下的一時衝動,乃是夥同友人思前想後的計劃部署,出手一刻,先扳到母親,久未發一言的母親終開口求情,卻換來更狠勁的下手;對付壯碩的父親更沒有一絲猶豫,Connie一把坐到父親身上,以皮帶索緊其頸,身後的友人一同發力,父親甚至多次抽搐也不為所動。最終Connie雙雙將父母屍體投入河中,呼出的是放下心頭大石的空氣,再靜候法律找上門的制裁。

故Connie是否值得原諒?甚至Connie也不這樣認為,電影尾聲簽下認罪書一刻,Connie即極盡嚎哭,是放鬆?是害怕刑責?筆者認為更多是為過去與未來的人生而悲哀。也許簡單的道德標準已無力為事件作出裁決,然而,世上其他事情又何嘗不是如此?

電影卻非常巧妙以Stephy視角的反映出編導心中的答案,因着家人身患惡疾,Stephy對家庭感受極大壓力,得悉Connie故事後回望,卻聽到心中同樣希望殺死親人的強大欲望,只因著害怕法律與社會制裁而下不了手,對照Connie的忠於自身大開大合,Stephy甚至帶著背離自己的羞愧,若要真的為罪孽定義,這兩個女生,本質上又是誰才是真正罪人?

5
天生有心漏病的Connie只要一激動心臟便會劇痛。

 

6
面對Stephy詢問為何先殺母親,Connie只輕輕回答:「因為比較輕。」

梁雍婷超越年齡演出搶鏡

不得不說,紀錄片大師級人馬張經緯對人性的看破與刻劃的確透徹,藉著這件真實事件的改篇故事,輔以雙主角走向殊途卻同歸的設定,將善惡是非黑白,及至心中所念的主旨發揮得淋漓盡致,觀眾甚至不覺得是在看電影,與Connie攜手走至終末一幕,與友人在殺人後拿着一袋方包到山上郊遊,一同看著遠方的睛空與呼吸被喚作自由的空氣,如果你最終能了解Connie,那種近至窒息的快感幾天內皆難以釋懷。

7
紀錄片大師級人馬張經緯導演(左)首次執導劇情長片,早年的成名作《KJ音樂人生》至今仍津津樂道。

當然你說電影完美嗎?正如大部份影評皆趨向兩極化般,正面的你會很容易被劇本的精緻與Connie的出色表演吸引,負面的話卻會被某幾個場次段落的粗陋而出神,其中最乏善可陳的就是Stephy部份的演出,不好意思,雖然看得出Stephy投入很多心機演出,其演出能量與Connie對比卻有明顯落差,幾次高潮均由失控的Connie帶起,轉至Stephy卻急轉直下,據聞Stephy的戲份亦終刪了不少,由雙主角的設定變為配合Connie演出,令Stephy的展現更為破散;另外幾個場景設置,如Stephy的家中亦見過於簡單,有種在工作人員家中拍攝的感覺,當然你可以說紀錄片的質感就是如此,但對劇情長片來說始終帶點平庸。

然而縱觀展現雖略有不足,整體的佈局與意涵仍深刻震撼,或許我們皆是未犯案的罪人,或許明天只會更糟,那我們該如何自處?我想這只是問題,卻沒有答案。

 

<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文: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