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期
2018.05.27
天氣
30°C

隱於小巷的中醫,卻是國醫大師的入室弟子──專訪中醫生蕭健添(下)

蕭健添出自國醫泰斗的門下,但他並沒有因此而洋洋得意,反而甘願窩居於橫街小巷裡的診所,為街坊應診煎藥,原因只為傳承他父親的畢生心血。
1
80後的本土中醫生蕭健添,是國醫大師劉敏如的入室弟子。<攝:古Sir>

從車水馬龍的黑沙環馬路轉入黑沙環巷,這條僻靜的內街上開著一間外觀平平無奇的中醫診所,但坐鎮其中的中醫生蕭健添,卻是當今知名國醫泰斗劉敏如的入室弟子,他雖然師承名門,然而在學成之後卻不汲汲於揚名立萬,反而回到家裡開設的小診所,承繼起父親的心血來。

蕭健添是澳門土生土長的80後,前文提及,他在中學時期因為經常要犧牲玩樂時間到父親的診所幫忙店務而頗有微詞,但與此同時卻對中醫以花草木石來入藥治病的手段甚感興趣,當年畢業後經過和家人的商量,最終還是決定報讀中醫,負笈數年考取成都中醫藥大學及廣州中醫藥大學的學位後,更獲得了劉敏如大師的青睞,進入其門下學藝。

2
從前只為中藥材裡的乾花枯草所吸引,今日卻用之為街坊煎成一帖帖的中藥。<攝:古Sir>

來自中醫藥產業園的際遇

劉敏如教授目前在成都中醫藥大學擔任博士生導師,同時也是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專家、中華中醫藥學會顧問、全國中醫婦科專業委員會榮譽主委,曾經完成多項國家級科研課題,是中國當今中醫學裡的泰斗級人物。蕭健添坦言,以一個初出茅廬的澳門中醫生的層面來說,基本上是不可能接觸到劉教授的,但得益於粵澳中醫藥產業園的建立,使他獲得了這種本來難以企及的際遇。

「因為中醫藥產業園的關係,很難得請到了劉教授來講課,當時大約是有20多位的澳門中醫生去上課,課程完結後劉教授從中挑選了3位學員收為弟子,跟在劉教授身邊繼續學習,被挑選的學員是2女1男,我便是那個唯一的男弟子。」蕭健添介紹道,「劉教授在當今的學界裡地位很高,她的學生多半都是院長、教授或是博士後研究員等,而我們(指入選的3位學員)也能進入她的門下,想來應當跟粵澳中醫藥產業園不無關係。」

3
劉敏如教授與蕭健添合照。<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蕭健添續道,劉教授雖然已達八旬之年,加上各種教職、公職和科研工作在身,但還是堅持每月空出時間來應診,而蕭健添等弟子們就在旁觀察學習,他指出學校所教授的理論和知識固然重要,但作為一名醫生,臨床應診的實際行醫經驗也是不可或缺,劉教授的指導正好彌補了這個缺口,而能夠目睹當今國醫大師是如何判症用藥,更是難得。

一間診所,三代傳承

梳理蕭健添的師從源流,他認為第一位教他醫術的老師當數父親蕭泳良,及後才是大學裡的老師和劉教授,蕭健添同時指出,目前澳門遵循「正規」教育系統而獲得執業資格的中醫生,大多是像他那般的年輕一代,至於一般人口中所謂的「老中醫」,則多半是按早期的方式,即透過跟從某位中醫師,或是於藥材店裡當幫工的途徑習得醫術,再通過衛生局的考試來認證其專業資格,而他的父親蕭泳良醫師即是如此。

4
蕭泳良、蕭健添父子。<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據蕭健添的介紹,在澳門以早期方式出身的老中醫一般稱作「中醫師」;從現時教育系統出身的年輕中醫則稱為「中醫生」,但香港的情況則剛好相反,而他作為「中醫師」的父親,早年先在中山石岐的懷園寺,師從一位俗稱「和尚榮」的醫師學習,繼而在藥材行裡工作多年,直到30多歲才自己開設診所,並參加衛生局的考試來成為中醫師的,因此算起來自己也是「和尚榮」的徒孫,醫術傳承至今已是第三代。

5
蕭泳良傳給兒子的傳統藥秤,今天已屬罕見。<攝:古Sir>

蕭健添坦言,剛剛成為中醫生不久的時候還是保留著大學時期的想法,即把中醫當成是一份糊口的職業,但近年來,眼見昔日年壯體健的父親日漸衰老,越來越多的工作都開始變得不勝負荷,才頓感到肩上的責任漸漸沉重,現時營運診所的大部份工作都已交到了蕭健添手中,而他亦意識到不論作為父親的兒子還是作為一名中醫,這都是一種傳承的使命。

樹高千丈,總得落葉歸根,蕭健添儘管榮登國醫泰斗的門下,但他從沒有忘記自己的根在何處,年少壯遊外出走過一回後,蕭健添還是回到了這橫街小巷上的小診所,腳踏實地的為街坊應診煎藥,我們無須否定醫生是種「上流」職業的固有成見,然而有人選擇坐在醫院精雅的應診室裡,但也有人選擇在市井之地跟街坊說說笑笑,醫者當懷仁心,古人說「君子固窮」,信有以也。

 

<採編:Fran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