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期
2018.02.21
天氣
18°C

還記得「阿富汗少女」嗎? 32年後她終於獲得了一個家

1985年,阿富汗難民夏帕特.古拉以她美麗而保持警戒的眼神向全世界控訴戰爭對平民的傷害,這些年來她一直在巴基斯坦過著貧苦的日子,直至日前終於得以返回祖國並擁有了一個家。
yjhsh-15
1985年,阿富汗少女登上國家地理雜誌的封面,她的綠眼睛使她一夜成名。<圖片來源: bannedbook>

還記得那雙銳利、略帶驚恐,保持警戒的綠眼睛嗎?這張由戰地攝影師史蒂夫·麥凱瑞在巴基斯坦難民營裡拍下,並刊登在1985年6月號國家地理雜誌封面上的照片,使全球目光旋即集中在12歲的阿富汗難民夏帕特.古拉身上,其直視鏡頭、飽歷滄桑的臉容成為了國際間戰亂動盪下的難民象徵。而事隔32年,這位舉世聞名的「阿富汗少女」終於返回祖國阿富汗,並在當地擁有了一個屬於她自己的家。

阿富汗政府宣稱,一幢位於首都喀布爾,面積約270平方米的房屋將贈送給古拉,作為她一家的安身之所,並且每月給付700美元的醫療和生活費用,然而在這之前,古拉即使是家傳戶曉的人物,但也和其他在巴基斯坦的阿富汗難民一樣過著貧苦的生活,如今古拉能夠以良好的條件在祖國安家,一切實屬幸運。

01-sharbat-gula-house-adapt_-1190-1
32年後終於返國的夏帕特.古拉。<圖片來源: 國家地理雜誌>

苦難時代的傳奇故事

上世紀80年代,蘇聯揮軍大舉入侵阿富汗,數以百萬計的阿富汗難民逃往巴基斯坦和伊朗。1984年古拉的祖母帶著她和她的哥哥,在山邊草草埋葬了剛死去的古拉父母後,就連夜翻山越嶺的投奔位於巴基斯坦白沙瓦的難民營,而不久後從美國巴巴的趕來巴基斯坦的攝影師麥凱瑞,就在偶爾間揭開了古拉所在的帳篷,拍下了這張經典的照片。

然而,麥凱瑞當時沒有預想到他手中的這張照片會引起如此巨大的反響,因此並沒有留下古拉的聯絡,而古拉成名的消息也沒有傳到與世隔絕的難民營中,是以在此後的17年裡,儘管麥凱瑞時刻想著當年的這位阿富汗少女,但世人卻一直不知道古拉的下落。

steve-mccurry
拍下「阿富汗少女」的戰地攝影師史蒂夫·麥凱瑞。<圖片來源: WordPress>

直到2002年,麥凱瑞重新決心尋找古拉,他返回當年的難民營陣地,給許多人看了古拉的照片,最終一名男子認出了古拉,並指她已經搬遷至巴基斯坦與阿富汗邊境的托拉波拉山,而這名男子在3天後把時年29歲的古拉帶到了麥凱瑞的面前,經過聯邦調查局的分析員、法醫塑容師以及虹膜辨識的發明人的檢查後,確認了這的確是當年登上時代雜誌封面的夏帕特.古拉本人,爾後年近30,已是3名子女母親的「阿富汗少女」再度登上國家地理雜誌的封面,成為了為數不多,兩次登上國家地理雜誌封面的人物。

迢迢返家路

16年來,古拉一直活在媒體的關注之下,但縱使如此,她的日子並不好過。現年46歲的古拉育有5名子女,但其中一名女兒在幾年前因難產而死,同年她的丈夫也因C型肝炎而病逝,而古拉本人目前亦為C型肝炎所困擾,更甚的是,前年古拉還被巴基斯坦當局起訴並面臨著最高14年的監禁和5,000美元的罰款,罪名是持有偽造證件。

據聯合國難民署去年(2017年)9月公布的數據顯示,巴基斯坦境內登記在冊的阿富汗難民約有139萬名,另有數量無法確定的未註冊難民,而《國家地理》則稱這批沒有合法身份的難民人數約為100萬,這些非法難民很多時候會向當地官員「購買」偽造的證件,而古拉即是其中之一。她在去年10月的一次官方掃蕩行動中被截查落網,案件旋即擴大成國際事件,阿富汗政府一度向巴基斯坦施壓,以人道理由要求釋放古拉,而古拉最終被判15天刑期、約1,050美元的罰款以及遺返阿富汗。

Sharbat Gula (L), the green-eyed "Afghan Girl" whose 1985 photo in National Geographic became a symbol of her country's wars, receives a key to an apartment from Afghanistan's President Ashraf Ghani, after she arrived in Kabul, Afghanistan November 9, 2016. REUTERS/Mohammad Ismail
阿富汗總統迎接古拉回國。<圖片來源: Reuters>

阿富汗政府對古拉及她的家人返國表示熱烈歡迎,總統阿什拉夫.甘尼甚至準備了典禮親自迎接古拉,並承諾滿足古拉一家的生活所需,包括房屋、醫療、教育和安保,「直到所有難民回歸之前,我國都是不完整的」,甘尼在典禮上如是說。

明天可是美好的?

然而,並不是所有的阿富汗難民都能像古拉那麼幸運,事實上巴基斯坦過去一直聲稱要把國內的阿富汗難民遺返回國,光是在2016年,被遺返的合法難民就達到了37萬,而回國的非法難民(如古拉一家)數量更是無法計算,同時近年亦有數以十萬計的阿富汗難民從伊朗及歐洲等地遭到強制遺返或驅逐,而且有組織指,返國難民目前所要面對的狀況,可能要比上世紀古拉一家逃離時來得更差。

afghan_refugee_pakistan

仍然留在巴基斯坦的阿富汗難民女童。<圖片來源: Muftah>

人權觀察稱,阿富汗的性別平等觀念比鄰國巴基斯坦和伊朗等地都更為落後和保守,由於返國的阿富汗難民婦女或是女童曾經在這些地方居留過,阿富汗當地人有時會將之視為「不道德或有傷風化」;而當地女權組織「Women for Afghan Women」則指,阿富汗目前接納的難民數量約為300萬,而這種狀況將使婦女與女童難民陷入更多的性暴力危險中。

古拉因為當初的機緣巧合,讓她得以在國際目光的注視下獲得了今天滿意的生活條件,但試問又有多少背景像她一樣平平無奇的阿富汗難民,今天依然過著飄泊無定的生活? 古拉的經歷自然值得慶幸,但她的故事真正所反映的,應是在她背後那些沒有家人、房子、工作,甚至可能沒有安全的難民婦女。

 

<採編: Fran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