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期
2018.02.19
天氣
21°C

文明與野獸:鐵針穿鼻的跳舞熊

驅熊跳舞是一項在東歐和亞洲流傳甚久但極不人道的表演,馴獸師以虐打的方式令野生懶熊屈服,繼而使懶熊依令做出各種「有趣」的動作,這種表演直到近代才幾近消失。
1
跳舞熊的被虐生活極其悲慘。<圖片來源:World Animals Protection>

當一隻會跳舞的熊並非兒童節目裡的卡通人物,而是指真正存在於現實中的動物,你能想像這是怎麼一回事嗎?驅熊跳舞是一項在東歐和亞洲流傳甚久但極不人道的表演,馴獸師一把扯起繫在熊鼻上的繩子,跳舞熊吃痛躍起,繼而又隨著馴獸師的命令做出躺下、站立、轉圈等動作,有的跳舞熊甚至能在觀眾前撥弄懷裡的結他,但在觀眾的笑臉背後,這絕對不是一件有趣的事。

懶熊是一種分布在印度、斯里蘭卡、巴基斯坦、尼泊爾的熊科動物,牠們經常被馴獸師捕捉作跳舞熊之用,並且被各種令人側目的殘暴方式所「訓練」,繼而再被迫在人前「表演」,為虐待牠們的馴獸師賺取收入,這種在今天看來惡名昭彰的娛樂曾經在中世紀非常流行,甚至一直延續至20世紀晚期。在今天的中亞、南亞等地區,還不時傳有跳舞熊的消息,眼見強行鎖在熊鼻上的粗鐵鏈,令人不禁去問,到底馴者與被馴者之間,誰才是真正的野獸?

駭人的馴化過程

須知道,野生動物絕對不會主動在人前做出各種「有趣」的動作,要使具獸性的懶熊聽令於馴獸師,以虐打強行令其屈服是不二法門,國際動物救援組織曾經在一次印度的跳舞熊救援行動中,介紹跳舞熊駭人的馴化過程。

組織指,一隻成年的雌性懶熊每次只能誕下一隻幼熊,而數週大的幼熊會引來獵人的偷獵(母熊通常會在與獵人搏鬥的過程中被殺),再轉賣給當地一個靠著驅熊跳舞為生的社群「卡蘭德人」,然而在抵達交易的村莊前,通常已有60至70%的幼熊死於脫水、飢餓和受傷,至於撐過了這階段的幼熊,接下來要面對的是一連串殘暴被虐的悲慘生活。

2
帶著跳舞熊的印度卡蘭德人。<圖片來源:Five Point Five>

被買下的幼熊會被關在狹小、黑暗和上下顛倒的牢籠中,馴獸師也不會提供足夠的水、食物和醫護,通常只給一些人類吃剩的殘羹冷飯來勉強維持幼熊生命,為的是藉著飢餓和恐懼來迫使牠們服從命令;而為了保護馴獸師的安全,幼熊部份的獸牙會被馴獸師用鐵棍從牙齦處直接敲落,同時也會移除一部份的爪子,再將燒熱的鐵針插在熊鼻中,燒出一個洞來,穿入繩子從口裡繞出來,再綁在頭上的套具中,好讓馴獸師能夠牽引牠們。

到了幼懶長大到可以「跳舞」的年齡,由於力量的增強可能會使牠們試圖反抗,所以馴獸師必須用更殘忍的方式來折服牠們,例如用鐵棍虐打牠們的臉部,至於所謂的「跳舞訓練」,其實就是把跳舞熊推在燒紅的炭火上行走,以及用鐵棍敲打牠們的腳掌,迫使牠們以反射神經抬起前足。久而久之下,每當跳舞熊聽到馴獸師以鐵棍敲打地面的聲音,便以為又要捱打而反射地自行站立抬足,這就是所謂的「跳舞表演」。

3
保加利亞的傳統熊舞。<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今天的跳舞熊

如同印度的卡蘭德人,尼泊爾半遊牧的「涅特」人在傳統上也是以街頭表演為生的社群,日前該國的執法單位在兩名來自涅特社群的馴獸師手中,拯救了聲稱是該國最後的兩隻跳舞熊,這兩隻獲救的跳舞熊目前健康狀況尚算良好,經國家地理雜誌的報導後,有關消息在全球廣泛流傳,動物愛護者聞訊無不額手稱慶。

人類在上世紀開始對跳舞熊的存在進行反思,今天阿爾巴尼亞、保加利亞、希臘、印度、塞爾維亞、土耳其等國家 (還包括新增的尼泊爾),都對外宣稱已經杜絕國內的跳舞熊,惟巴基斯坦境內仍然存有這種表演,但由於驅熊跳舞在不少地區源遠流長,根深蒂固,要消除驅熊跳舞並不容易,例如印度在1972年就已經頒下禁止跳舞熊的法令,但跳舞熊卻一直存在,直至2012年後,印度跳舞熊的數量才出現明顯下降。

4
遭到當局沒收跳舞熊的涅特人馴獸師。<圖片來源:World Animals Protection>

跳舞熊之所以一直存在,其中一個關鍵的因素是卡蘭德人、涅特人等的生計問題,要徹底地將跳舞熊的枷鎖中解脫出來,唯有妥善安置這些本身靠著跳舞熊謀生的人才是治本之法。世界動物保護組織曾經與印度野生動植物保護組織,共同推行針對當地卡蘭德人的「替代生計計劃」,為他們提供各種的職業培訓,從而鼓勵卡蘭德人放棄驅熊跳舞,兩組織都聲稱該計劃相當成功,50名參加者在計劃完成後全數投身到新的行業,有的成為了麵包烘焙師,有的則在自己的社區開設了小型貸款機構,協助其他的卡蘭德人開展新的事業,停止驅熊跳舞。

5
重獲新生的懶熊。<圖片來源:PR Web>

至於早前在尼泊爾獲救的兩隻跳舞熊,其原來的馴獸師則暫時被僱用來照顧牠們,儘管這個決定引來了不少批評,但考慮到不讓跳舞熊死灰重燃,當局仍然認為這是合理的做法,而且還聲稱這兩名馴獸師已經「確實了解到這個行業氣數已盡」。

人類欠熊很多,不止是驅熊跳舞,世界上很多熊類還受害於獵取熊掌、活熊取膽、鬥熊等人類活動,即使是那些跳舞熊絕跡的地區,仍然因為熊的其他價值而存在著買賣市場,但隨著人道經濟的概念逐漸普及,從事這些不人道產業所要付出的代價亦越來越高,儘管人類與熊真正和平相處的日子還遠遠未有到來,但目前熊的生活狀態的確正在改善。

 

<採編:Fran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