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期
2018.06.21
天氣
29°C

在自家的天台種菜,可以啟動澳門的城市農業嗎?

在寸金尺土的澳門覓地種菜,聽起看彷彿是天方夜談,但其實農業的規模有大有小,當前澳門有不少閑置的天台空間,可以用來發展城市農業,讓我們的城市看起來綠一點。
1
天台農場是港澳地區常見的城市農業模式。<圖片來源:香港大學>

二十一世紀的今天,食物隨手可得,浪費的成本低得不可思議,而在冷氣機的背書下,全球暖化也遙遠得像是只會發生在新聞節目裡的事,如果連這丁點兒的危機感也不想接觸,還可以關掉電視,再試試剛才從超市買來的新口味雪糕是甚麼味道,而居住在澳門的我們現在過著的,正正是這種生活。

今年9月,聯合國發表了《全球食品安全和營養狀況(The State of Food Security and Nutrition in the World)》,指出世界上長期處於營養不良的人數再次上升,達到了8.15億人(相當於全球人口的11%),意味著食物危機離我們又近了一步,但在這大前提之下,澳門人每天仍然在製造約560噸的廚餘(佔總體垃圾量40%),我們對於食物的態度實在令人汗顏。

近年,城市農業的概念已然成為世界潮流,不但在日本東京、英國倫敦、古巴哈瓦那等地蓬勃發展,甚至香港、台北等鄰近城市也在不斷的試行探索,然而在澳門,由於欠缺系統性的規劃和廣泛的概念普及,令城市農業目前仍處在起步階段。其實,在澳門發展城市農業有著不少優勢,例如現在很多住在唐樓頂層的市民都有在天台種植花草及若干農作物的習慣,而且澳門也有不少可用於城市農業的天台空間仍然空置,只要加上有心人的推動,澳門未來的城市景觀也可以是綠意盎然。

2
古巴因為美國實施長期禁運,因而自我發展出蓬勃的城市農業。<圖片來源:Outside>

在天台種菜就等於是城市農業嗎?

城市農業(Urban Agriculture)是指在城市或其延伸區域內進行,緊密依托並以城市為服務目標的農業,在這個主體概念之下可以分拆出多種的具體做法,例如將公園和農業結合起來而成的農業公園(位於東京足立區鹿濱的都市農業公園即是);以農業風景為觀光招徠的觀光農場(例如台灣的武陵農場);又有在城市中尋找面積不大的閑置土地,分租給市民來耕作的市民農園(例如美國西雅圖的p-patch garden),至於像澳門這般在大廈的天台空間種植作物的方式,則被稱為天台農場。

然而在不少澳門人的眼中,在天台種菜通常被歸類成個人餘暇興趣的「小事」,如有收成則偶爾放上餐桌,收穫不佳亦無傷大雅,更別說會聯想到城市農業、食物危機,甚至是全球暖化這些大課題,但這種觀念應當被改變。城市農業出現在上世紀30年代,它源自於城市居民對優質生活的嚮往,這裡指的是郊區優美的生活環境,以及健康的有機蔬菜,而將之放在近年正朝著「宜居城市」積極發展的澳門,城市農業有充份理由獲得更多重視,以及被提升為更高層次的事宜。

3
位於東京足立區的都市農業公園。<圖片來源:桃子のつぶやき>

為甚麼要推行城市農業?

對於現代人而言,城市農業多有重要意義,首先它講求的是一個在城市範圍內全循環的系統,亦即從種子(在上一循環中食物裡提取)開始,到作為土壤肥料的廚餘,乃至於成為食物被消化,整個過程都在城市的範圍內發生,與傳統農業相比,這大大減省了上述物料在運輸過程中的所產生碳足跡;以美國西雅圖的大學社區農夫市集為例,從產地運送農產品到市集的貨車平均只需行駛90公里,但一般的美國農產品卻至少要運送2,400公里。

其次,城市農業通常與有機耕作連在一起,儘管兩者仍有不少差別,但以全循環為指標的城市農業,其作物的確要比使用大量除蟲劑和化肥來追求商業化量產的傳統農作物要來得健康和鮮甜,只要嚐過城市農業作物的人,必然會懂得兩者的差別實在不可同日而語。

4
以有機耕作的方式種植的蕃茄。<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同時,城市農業還可以令耕作者明白,食物本身是一種何其可貴的存在。種植作物並不簡單,當中光源、溫度、風向等任何一種環境因素,都足以令作物無法長成,同時耕作與收成之間也並非必然關係,有時即使非常用心的去照顧作物,但心血可能一夜之間被自然災害糟蹋,然則我們與萬物同處於大自然之中,奮力尋食然後生存下去從來都是動物們的天道至理,那同樣身為動物一員的我們又有甚麼理由認為食物是必然且可以肆意浪費?但這種體會並不能單純的從文字中獲取,惟有親自的躬身耕作才能從中覺悟。

澳門城市農業的瓶頸?

顯然地,澳門的城市農業要達致發展成熟的階段仍有一段不少的距離,現時市民對於城市農業的觀念,仍停留在可有可無的「小事」,同時是政府部門在推廣城市農業上的缺席,現時與之有關的部門分別是民政總署和環保局,但前者把重點放在市區綠化;後者還糾纏於固體垃圾、污水處理、噪音和汽車尾氣等基本的居住環境問題。

5
環保局官員向市民宣傳《噪音法》,目前似乎未有閑暇推動城市農業。<圖片來源:澳門環保局>

在推動城市農業的發展上,民間團體、傳媒可以發揮作用,不但加強針對讓更多人接觸城市農業的普遍性宣傳,也著重對已經有天台耕種習慣的人(即所謂的「城市農夫」)推廣更多的社交和技術訊息,一方面令他們在種植的過程中獲得意想不到的社交樂趣,另一方面也提高他們的作物產量。

現階段當然不太可能要求他們在日常生活中只吃自己種的蔬菜,但隨著產量的增加,他們可以由原來不定期才偶爾吃一次手耕蔬菜,到一星期一次,甚至每星期中有幾天,都能以親手種植的蔬菜取代市場上滿是農藥的蔬菜,這應當可以視為城市農業的推進軌跡。

另一方面,對於本地事務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我們很難要求政府主動的去認可和推廣一種非他們自發的文化,但如果反過來說,社會大眾能夠自行形成一定程度的共識,再透過各種有效的渠道,例如組織社團向政府發聲,舉行能夠吸引眾多市民參與的活動,甚至遊說議員將聲音帶入立法會等等,從下而上的讓政府意識到這是大多數市民所重視的事情,那麼政府最終亦有可能對城市農業作出積極的回應。

簡而言之,現時能夠做的就是從自己、從民間起步,在目前僅有可用的空間,可能是樓宇的天台、屋苑的公用平台或是自家書房的窗台,啟動自己的城市農夫之路,進而將概念傳播給家人朋友,當樓宇屋頂的綠色集腋成裘,有朝一日澳門的城市農業也許能成為一件值得稱道的事。

 

<採編:Fran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