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期
2019.03.20
天氣
22°C

舊城遺事 五個已經消失的澳門地名

翻開澳門這本沙之書,書籤只有七秒的記憶,在遺忘之前,唐人廟、鯉魚井 、十六柱、麻雀仔、火藥局斜巷……這些舊城遺事,我們又能記得多少呢?
zd
南灣堤岸。<圖片來源:論盡媒體>
aser
亞婆井雨後的小巷。<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有時候,雨巷裡一個偶爾的回眸,就足以延伸成一段觸人心弦的故事;但又有時候,戰艦上一段興衰千古的傳奇,還來不及記下來,但已經落在煙波浩渺中。夾在善忘與念舊之間,過去種種如飛白潑墨般的溫柔憤怒,在時間抽乾了小城四百年的喜怒哀樂以後,都得被總結成欲言無語的寥寥數字,躺進它最後的歸宿裡,那可能是史書上的一行刀筆,也可能是路牌上的一個名字。

有人說澳門很小,從澳門經過氹仔再到路環,大半天就能走一圈;但也有人說澳門很大,住在這裡幾十年也探索不完這個城市,因為在這個小城或曲或折的街巷中,每每都有些舊城年月,藏在一磚一石的背後。儘管不少承載故事的地方,在充斥著庸光俗華的今天已經風流雲散,但所幸者仍有部分城南遺音,能在考經據典的過程中窺見其吉光片羽。

gj
從破殘的門窗中,想像人去樓空前的種種。<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在還沒被完全遺忘之前,聊且再來說一下澳門幾個,只能在有形無形的記憶中尋索到一鱗半爪的名字。

唐人廟

翻開《澳門紀略》中一七八四年的澳門地圖,三巴寺(大三巴)之左,板樟廟(玫瑰堂)之上,有一個今天早已消失殆盡的地方─「唐人廟」。

唐人廟所處之地大概在今天的望德堂坊內,它是由耶穌會會士興建在一六零二年初,並正式定名為「庇護聖母教堂」。當是時,教堂的主要作用是吸納華人信徒,並為他們施行入教洗禮的程序,因此才被稱為「唐人廟」,而據稱在十七世紀,澳門的華人基督徒的人數曾一度高達兩萬人以上。

rey
《澳門紀略》中的地圖,在中間偏右的位置可以看見有建築物標名為「唐人街」。<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然而到在十八世紀,中國的天主教因為「禮儀之爭」的緣故遭到禁止,而以傳教為核心功能的唐人廟更是首當其衝。禁教期間,時任的香山縣令張汝霖帶兵搗毀唐人廟,教堂因而湮滅。但即使如此,當時仍有不少華人信徒聚居在唐人廟的周遭,是以該區直到上世紀仍被人稱作為「進教圍」。

rtu6
今天被規劃成文創園區的望德堂坊。<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鯉魚井

曾經,澳門有一條以井為名的村落,喚作「涼水井村」,村內共有大小兩口井,其中大井即是涼水井,而小井則稱為「鯉魚井」。據稱,儘管「鯉魚井」的井水甘甜可口,但仍不及大井的水如此清涼沁人,因此大井的名氣逐漸蓋過小井,而村落亦是以大井來命名。

jdd
今天的涼水井街,右側處仍有一間青磚古屋。<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後來澳葡政府大規模整治澳門市區,涼水井村亦一如龍田、望廈等古村遭到當局清拆,而在重建以後,村的原址被開闢成今天的「涼水街」、「大井巷」、「定安街」等街道,而「鯉魚井」則座落在今天的墨山街。在上世紀的時候,仍有不少人會特地前來「鯉魚井」取水使用,但隨著自來水的普及,今天的「鯉魚井」已經悄靜地死在這城市中的一角,至於還有沒有人記得井水清甜的味道,則難說得很了。

ws5
現時澳門的水井已大多被封。<圖片來源:故城.回憶>

十六柱

今天,不少居住在風順堂一帶的人,在耳語口說之間還會保留著「十六柱」這個古舊的名稱,而且不是人云亦云,大家都清楚「十六柱」所指的正是今天的慈幼中學。

sr5u
位於圖中左側的澳門「十六柱」舊貌,右側即為聖老楞佐堂的樓梯,至今仍在。<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話說慈幼中學原址的前身,乃是大名鼎鼎的英國東印度公司的澳門分部之一,由門口一排共十六根的列柱,因此該處,甚至附近街區一般稱為「十六柱」。東印度公司雄霸中西方茶葉、鴉片貿易長達兩世紀,而澳門則是其重要的轉口港,但自從英國國會廢止其在華的貿易專營權,以及鴉片戰爭後五口通商,澳門的東印度公司迅速沒落,至於公司原址則輾轉為澳門教區所得。

jjd
今天的已達百年歷史的慈幼中學,門前「十六柱」已不復見。<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在二十世紀初期,慈幼會的雷鳴道神父獲教區贈地建校,亦即今天的慈幼中學,但原本位於門前的「十六柱」卻在一九四七年校舍改建時被拆毀,只留下一個名字流傳至今。

麻雀仔圍

雖然「麻雀仔」這個名字可能不免市俗,但若然仔細地尋根究源,卻會發現它跟國家大事,或多或少也有一點關係。

一五五七年,隨團來澳的葡萄牙鑄炮師伯多祿.卜加勞在竹仔室開設鑄炮廠,由於卜加勞所鑄的火炮品質精良,享譽極高,不但遠銷歐洲等地,甚至連明政府亦多次派員來澳購炮,隨後更用澳門火炮擊斃後被追封為清太祖的努爾哈赤,以「神威大將軍」之名記在史冊。

drjj
明朝邊將袁崇煥曾經使用卜加勞鑄造的火炮在寧遠之戰中擊斃清太祖努爾哈赤。<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由於卜加勞鑄炮廠業務繁多,因此伯多祿的兒子萬奴.卜加勞在今天的安仿西街開設了專門經營火炮貿易的洋行「萬奴行」,後來又相繼經營茶葉、鐘錶珠寶等貿易,但最終亦因各種原因而結束經營。至於在萬奴.卜加勞撤出澳門後空置出來的房舍,則被附近內港的蜑家人用來晾曬乾貨,並不時引來大量麻雀啄食,因此被稱作「麻雀仔」。

jn
今天的安仿西街。<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火藥局斜巷

今天東起二龍喉街,西至東望洋斜巷的一段百年長街,我們稱之為「得勝馬路」,這看似是用以紀念三百多年前的一場驚天之戰,但事實上,這個名字的實際作用,卻是用來抹去八十多年前一場浩劫的心理傷痕。

dha
位於得勝馬路的「戰勝荷蘭人紀念碑」。<圖片來源:澳門街道網>

從前,得勝馬路被稱作為「火藥局斜巷」,原因是在其附近,舊稱「兵頭花園」的二龍喉公園裡,有一處靠近舊警察總部的隱蔽岩洞,存放著駐澳部葡軍的火藥炮彈,時人稱之為「二龍喉軍火庫」。然而在一九三零年的八月十三日,由於天氣酷熱及彈藥貯存不善等原因,二龍喉軍火庫發生毀滅性爆炸,不但兵頭花園瞬間被烤夷為平地,爆炸更波及塔石、荷蘭園、盧九花園等地,造成七十多人傷亡的災難。

rts
二龍喉軍火庫爆炸後的廢墟。<圖片來源:澳門歷史檔案館>

後來澳葡當局在一九九零年的九月二十一日,將已經沒有火藥局的「火藥局斜巷」,改稱為今天的「得勝馬路」,畢竟當時已臨界澳門回歸之期,這也正是一個適當的時機,好好整理一下回憶中那些已然遠去的輝煌事蹟。

sf
澳門街巷藏著挖掘不盡的故事。<圖片來源:網絡圖片>

在時間潮汐的加速下,澳門成了一本遺落涯岸邊的沙之書,如果書籤的記憶只有七秒,那麼在蓋上封頁之前,請容我將那些再也找不回的情感匆匆覆述一遍,當作向浩瀚時間中無數已死或將死的故事,致上少許微不足道的敬意。

 

編者註:沙之書出自阿根廷作者波赫士的同名小說,指一本古舊、厚重的書,它的頁碼、內容無窮無盡,隨機打開某一頁再合上書,便無法再次找到那一頁,有時頁碼可能大到九次冪。

 

<採編:Franky>